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评论 > 内容

《樱花》赏析 孙章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09年05月2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樱花》赏析  孙章存  

(茅盾先生的《樱花》)这篇散文作于1929年,其时,作者正避居日本。大革命失败后沮丧的心情,政治黑暗产生的压抑,远离祖国的孤独以及暂时找不到出路的失望交织成一张灰网,罩在他眼中的一切事物上,由是产生了《卖豆腐的哨子》《雾》《虹》《樱花》一类调子低沉的散文。  

象征和借景抒情是本文的基本特点。二者水乳交融不可分。象征是总手法,它寓于借景抒情之中,而借景抒情又是完成象征意义的手段。作者的目的并不是向读者展现樱花的绚烂多姿,而是借樱花的形象一吐胸中郁闷之气,抒发难以排遣的寂寞、孤独和惆怅。因此,作者笔下的樱花就失去了它原有的芳香和妖媚。作者首先把樱花置身于一种孤单凄冷的环境里,它们兀立于“门前池畔”,一任“寒风冻雨”抽打,“只剩着一身赤裸裸的枝条”。它暗示了作者一类流亡者坎坷的经历和现时的不利环境。这一段描写所造成的意境,使我们油然想起了陆放翁“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的名句。接着,作者又用“烟雾样的春雨里”,“一枝树开放着一些淡红的丛花”象征作者孤独的心情。“忽然”、“蓦地”说明这些樱花树不为人关注,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偶然被人发现而已,真有点“悠然见南山”的韵味,所不同的,前者孤寂,后者怡然,前者凄濛,后者明朗。就是岚山盛开的樱花林也不是使人欣悦的景象,它被作者置诸游人的喧嚣中,“窒息人的”黄尘里。这种嘈杂黄蒙的景象既令作者烦躁,又令作者惆怅。当荡舟者“悠闲地吹着口琴”的景致进入作者眼帘的时候,他的内心有一种“烦渴中喝了水那样的快感”。这反映了作者不满现状,向往新生活的心态。  

语言平淡板拙是本文的又一特征。该篇一反写景抒情散文自然流畅的惯例,刻意创造一种和文意相合的语言风格。文章开头的“艳说”、“抽绎”、“失败”一些仄声词造成低沉的调子。它们又有一些故意文绉绉实则刻板呆拙的意味。“门前池畔有一排树”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地步。“假想它莫就是樱花树吧!”造成无可无不可的情调。不用半片嫩叶,绿叶一类具有轻快优美的词汇,而偏用“半张叶子”、“绿叶子”这等别扭的词藻。而“一堆堆”、“撞腿”虽写出人多但完全充满了烦意。“到此时我方才构成了我的樱花概念”,“山边有宽阔的湖泊一样的水”又是多么地绕嘴。此外,文章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冷嘲的口气,观花宣传,日人赏樱两节便是明证,结尾更是显而易见。上述语言尽管读起来绕口,缺乏音响美,但它正是作者追求的艺术效果,显示了作者多方面的语言能力。这种本事非打手笔不能随意而为的。  

虚实结合是它的又一特点。作者一反写景状物散文的老套子。把大量笔墨放在虚写上。全文共十二个自然段,实写樱花的只是六、七两节。(第三节写的是樱花树,而且是假想的)其余的全是铺垫和衬托。但无论虚写还是实写,始终都是以樱花为线索展开的,一点儿也没有跑题。这种虚实交叉,以虚为主的写法的好处,在于能更好地表达文章的主题,绝不是作者的失误。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