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学生作品 > 内容

青萍之末

文章来源: 作者:舟山中学 高一(1) 周耐君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2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青萍之末

舟山中学  高一(1)   周耐君

【序】

江湖上有个传言。

绝世的轻功,有个文艺的名字,叫青萍之末。

据说习得它的人,能够飞。

他们都这么说。

 

【壹】

“拔你的剑。”

门帘被掀起的时候,斗大的雪花夹着风吹进帐篷中。帐内正中炭盆吐着的火苗僵硬了一瞬,向我一侧倾斜过来。

我端着碗刚温好的酒,颇有些遗憾地看着寒冷的气流使它冷却,慢慢喝尽。

眼神从铜红色瓷碗的边缘溜了一圈,落在来者身上。

“不来一碗暖身么?”

少年风尘仆仆,面色憔悴,一身衣物更是落满塞外的黄沙,早已辨不出原本的颜色。

静静与他对视。我见得他眼中尚有这一身风尘所不能掩盖的光华。

“我说——拔你的剑!”他略微调整了呼吸,重复道。

“何必。”缓缓往碗中注入无色的酒水,我长息,“你可以选择做我的酒客,放下帘子,我请你喝这一坛。”

他剑眉一皱:“我亦无意与前辈动手,只是阁下手中的《青萍之末》,还请借为一观。”

“呵。”我笑了起来,放下酒道,“一,你旅途跋涉,本就疲惫不堪,既唤我前辈,前辈我自然不能胜之不武;二嘛……”

“你的发带散了。”

风雪从他背后袭来,几星墨色发丝倒拂到他流露出吃惊神情的脸上。

“你在掀帘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

 

【贰】

“这是敦煌传来的紫云飒,尝尝看?”满意地看到他沉着脸在面前坐下,我倾身为他倒了碗酒,“从江南到这里,倒也是劳累。”

他撇了撇嘴角,去接碗的手在空中一顿,声音沉闷,不知是因为压抑着火气还是其他:“前辈好眼力。”

“哪里。是你的衣饰出卖了你。”我笑,用目光指了指他周身,“这云锦上的流云纹样,还有你那玉佩的式样……”

“那么,请问,前辈究竟是怎样才肯将那秘籍借我呢?”不耐烦听我岔东岔西,少年出声打断。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抿抿唇解释,“我真的很需要。”

“哦?那么是谁告诉你,《青萍之末》在我手上呢?”

“他们都这么说。还有人从这里回去过。”

“如果我说没有呢?你可曾见过他们施展这传说中的绝世轻功?”我歪了头,颇有趣味地看着他,期待于他的反应。我有个怪癖,便是喜欢看人们听了这句话后的态度。

少年沉默半晌,方道:“我相信它存在。”

“你为何需要它呢?如果你卖一个故事给我,或许我考虑一下也不一定。”

“……因为,我需要天山雪莲。”他看着我,补充,“玉雪莲。”

绽放于冰雪之中的玉雪莲,往往独立在皑皑霜雪覆盖的峭壁上。

“我需要绝世轻功,‘飞’上去。”

 

【叁】

很多年前,我和他一样,为了一本名为青萍之末的轻功秘籍,孤身一人不远万里来到这天山脚下。

《青萍之末》。传说中神一般的轻功。已经不仅仅是凌波微步、踏雪无痕了。据说这门轻功只需要最初始一丁点的微末外力,便可凌空而起,宛若飞在空中。

——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那是我是一个江南的孤胆剑客,凭着少年心性和才华,一意追求武学的最高境界。同时那时年少轻狂心比天高,倒也是和两三好友时常纵论天下,一剑逍遥互得苍生平安喜乐。

那时的梦想现在想来免不了暗暗自嘲一翻白日做梦,而那时的我听说这等绝世轻功自然是望风而来。由于消息模糊,江湖上的传说仅仅止于天山脚下。

我在茫茫风雪中转了三日三夜,在面对冻毙饿毙和雪盲的情况下误打误撞进了传说中无数人欣羡的地方。

“心平止水,心无杂念,心如明镜,方可得也。”有个声音对我说。

面前少年的影子一点点与当年的我重合起来,我似乎看到了当年与老者畅谈胸臆的自己。他与当年的我对目标有着相似的执着,虽然起因并不相同,希望也是不同。而我,倒是很乐意听他讲述这种执着的源泉。

于是我像当年酒寮中的老者一般,并未用他误入的阵法将他转送回去,反倒是开了入门,引他来到此处。

我想听他想飞的原因。

 

【肆】

“……大概就是这样。我的朋友他伤得很重,需要玉雪莲入药。”他讲得口干舌燥,就着碗干尽了酒水,倒也是慢慢放开,反客为主地自己为自己又斟了一海。

老者将这酒寮托付与我之时,倒也没规定过许可进来的人物。但我想若是江湖纷争尔虞我诈、亦或是恩恩怨怨爱恨纷争,任凭你说穿了舌头,若是无缘,他必不会给你一眼。

“就这样,你就来了?”我反到诧异于他的初衷。其实在我之后进来的远不止他一人,有些许人的理由我至今仍记得——不外乎是家国大义儿女情长之类。他这理由,倒是独一。

“就这样,我就来了。”他颔首,认真道,“他是我朋友。”

我就着碗中的残酒看他的倒影。只见得一双清亮眼眸。

 “这个故事我很满意。”我晃了晃空的酒坛,真心笑了起来。用故事下酒,真是不错的感觉。

然而,逆着他瞬间晶亮起来的眼神,我耸耸肩:“你是打动了我。但是,这轻功,也不是想学就能学成的。”

“如果你能凭一己之力爬过那座雪山的二分之三,”我挑起厚重的帘子,指了指眼前的耸立的西峰,示意,“我便可认为你有学习的资质。”

 

【伍】

这些天我天天顶着风雪在天山西峰下转悠,却也没见到下来的半个人影。

那少年去了之后到现在都未回来,眼瞅着天色一点点又昏沉下来,估摸快入夜了罢。风雪确实愈见猛烈,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去几里远的市集买点药材回来了。

正当我紧了紧风裘,往怀里揣了几个碎银子向外走的时候,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撞到我怀里。

“怎么样?”我赶紧扶着他到碳盆边取暖,看着他青白的脸色和已经积满了白雪的一头白发,倒也是无意地问道,“腰扭了还是脚折了?”

瞥着他手上好几道血口子,我正起身欲帮他寻缓解皲裂的药膏,一阵翻箱倒柜后我听到他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声音:“我……爬了快一半,眼一花没拉住绳子……”

“你倒是诚实。”我叹了口气,“我又没有看着你,何妨说你已然爬到三分之二。”

“不行……骗得了你……没资质不也一样不行么……”他坐在那里牙齿打颤,声音含混不清。

“也是,先喝点烈酒暖暖,”我把火盆搬得离他近些,“还好那下方雪够厚,还有阵法护着——我说你掉下来就没想过生死大事?”

他摇头:“哪有那么……那么多功夫。”

“自觉点给我看伤。”我怔了怔,反像是喝了十坛烈酒般从心口暖和起来。

 

【陆】

将养几日后,他继续跃跃欲试爬他的山。我总是在山脚无奈望着那个茫茫白色中显得和谐而突兀的小黑点,叹一句因为他我的医术倒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近两个月。反倒是我先为他着急起来——他说他的朋友全靠人参吊着气呢。就算是江南大户也经不住这么个把月的消耗罢。

我啜了一口酒,才发现碗中液体早已冰凉——竟是在我走神之时不知觉地冷了。我开始担心我守不住对那老者的承诺了。

因为我不曾经历过这样无视生死无视自身的探索。也许是我当年所求与他不同的缘故,最终我是在老者的点化下悟了道。但我自知并不如他那般睿智博学洞悉世情,我亦是剑客出身,无法忽视这大好头颅只送知己的真情。

哪怕当年答应过老者接替他并替他守住这方酒寮、点播提醒他人的任务。他走之前送过我一个锦囊,嘱咐我无法违心时便将其打开。

现在我想起它了。黑色锦囊,一方白卷。四行四字。

——至真性情,澹泊明志,兼美善真,得大自在。

他果然还是料准了。我一腔剑客的热血并未完全在这万里冰封的世界中凝固。

临走之前的点播。多谢。

我振衣站起。

 

【柒】

他下来的时候,手中握着一枝盛开正旺的白色花朵。

那花有着纯白如雪的花瓣,边上还似乎娇嫩得晶莹剔透,紫色的花蕊随着他的走动和风雪的侵袭歪向一侧。

他直直向我走来,却似乎没有看见我一般,重重撞在我身上。

我伸手扶住他冷得像块冰一般的身体,动了动嘴唇,却不知说什么好。只得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却似是感受到了一般,对着我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放心地昏了过去。

在他已然目无焦距的眼眸中,我看到了初见时这少年眼中的光亮。

那时他携剑而来,眉飞入鬓。卷了一身风雪,带了一腔真诚,身后是白茫茫得毫无尽头的雪山,眼眸中系着一望无际的江南水乡明朗清澈的杏花春雨。

我到底是没有看错他。

 

【捌】

此处阳关。

风雪很大,我顶着风正要说话,却听他正色问道:“能回答我几个问题么?”

“好,你说。”我笑。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天山西峰上有玉雪莲?”

“哎呦这可冤枉,我又不是神人也不是千里眼,怎么能看得到。”

“那前辈可是多年前的剑胆琴心江南客?”

“是与不是,有何干系。”

“……传说中《青萍之末》这样的绝世轻功真的存在么?”

“你觉得,它有存在的必要,那么它便是存在的。”

少年露出讶异的神色,不过只一瞬便了然:“多谢前辈解惑。”

“不如带一坛西域特有的烧酒回去?”我对着马上的少年建议。

他定定看了看我,道:“多谢。”

“你已经谢过一遍了。”

“不。这次我是谢你提点。”

“何必言谢。这是我很多年前对一个……算是恩师的人的承诺吧。”我把手中的发带递给他,“这次可要记得扎紧些,别风一吹又掉了。”

“……原来如此。”他一勒缰绳,道了一声珍重,“我想我学会了……如何飞。”

马蹄踏过堆满雪的官道,溅起星星点点的珠玉。一骑轻尘远去。

风雪很大,逐渐不见人影。雪上空留马行处。

 

【尾声】

我依然开着酒寮等着那些来的和将要来的人。

还是守住了当年对于老者的承诺。我答应他用不明显的方式比如青萍之末这种轻功告诉那些带着满心热忱闯入的人如何去实现梦想,如何去做得更好,如何鹏程万里,如何飞。

那些回去的人几乎都成了江湖上庙堂中不世出的人才,无论他们是士人,是侠客,是先生抑或是其他。

似乎我当年的梦想,也在这一片白雪覆盖的守望中飞起来了。

对于我的下一任,我想我会告诉他——

青萍之末,只能让人的身体飞起来。

——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这一丁点微末的助力,便可获得飞的力量。

每个人,只要你想飞,你就能够飞。

只要你相信自己。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