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学生作品 > 内容

炊烟的慰藉

文章来源: 作者:新高一(2)班 应梓浩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8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炊烟的慰藉

新高一(2)班 应梓浩

在心中,会不时地描绘这样一幅场景:濒海的小岛,稀疏的人家,夜晚星星点点的灯光,以及用砖块砌出的烟囱中缓缓飘出的灰白色的炊烟。

不知道为什么这幅场景会反复地在内心出现,并伴随着一遍一遍的反复而更深地烙进心里。只是明白,那是记忆开始的地方。

很小的时候是跟外婆在小岛上生活的,那时候还没有兴起向城市移民的大潮,所以小岛上也显得格外热闹。外婆家是外公和村里几个大汉一起建起来的,用的水泥颗粒大而粗,摸起来就像滑过手的粗糙的麻布。那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外公狭窄的小船里,晒着常年火辣辣的太阳,把手伸进咸涩的海水,笑着在浩瀚的海中漂荡。直到太阳吻着西山垂下,家里那缕灰白色的炊烟缓缓升起,飘散,外公会摇着木质的橹,吱呀吱呀地带我回家。

记忆就中止在那一圈一圈荡开去去的涟漪中,再没有对接上的那刻。就像一首酣畅淋漓的歌,停在了最振奋的地方,倒也不失为是一种别样的美丽。

长大后的我,和大多数的青年一样,喜欢上了城市的生活,喧嚣而又纷华的生活,灯红酒绿的城市,彻夜不眠的狂欢,似乎成为了追求的目标。开始频繁地错过晚餐,频繁地晚回家,频繁地和朋友骑着自行车游走在城市的街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城市带给了我一种假象,一种表面的狂欢,内心的恐惧,这种恐惧无限倍地放大,最终只能用震耳欲聋的噪音来掩盖,而伤痛,则是在喧闹中肆意地疯长,就像结了痂的伤疤,被无情地挖破,再结痂,再挖破,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忍无可忍的妈妈终于插手了我的生活,没收了我所有的电子产品,她把我带上了去外婆家的船。就像犯了毒瘾的人一样,我根本无法适应小岛封闭的生活,没有QQ,没有小说,没有游戏,我根本不清楚我的生活还剩下什么。开始我拒绝一切外出的提议,窝在家里转着只有五六个频道的电视机,无聊与沉闷在一层层累积,最终把我推向门外。

外公和外婆年过60,却依旧在海上养殖着一些海产品,外公早已不是当年谈笑风生的那个汉子,紫红色的脸被深深地埋上了层层叠叠的皱纹,但不变的是外公狭窄的小船,修修补补,依旧陪着外公。和外公出海的第一天,我竟然畏惧着不敢上船,太阳毒的像火,外公开始惊讶,但又很快恢复平静,只有眼里闪过的一丝情感,被我牢牢地捕捉。

我变了吧?我肯定变了,外公开始不认识我了,但我变在哪了?或许我早已不是那个跟海长大,淳朴自然的孩子,我变得娇贵,早已褪去了当初的纯真,以致于让外公无法接受。

夜幕来得不急不迟,缓缓地,外公开始往回摇橹,吱呀吱呀的声音让我仿佛有一种错觉,外公提醒我看,家里做饭了,我顺着外公略带浑浊的目光望去,灰白色的炊烟缓缓地升起,飘散。刹那间,心不可避免地“砰”地撞了一下。

时间静静地在走,快得没有一点痕迹,当年的孩子现在已经长大,而当年的外公已经变成了伛偻着背的老人,但灰白色的炊烟却一直没有变,它就在那里,以前在那里,现在在那里,将来还会在那里,它在那里抚慰着我疲倦而伤痛的心灵,告诉我:就在这里。

我们无可否认,城市的建设与发展是历史的潮流,我们无法改变,高科技的集中,先进技术的汇聚,使城市功能齐全而令人向往,但我们也应该知道,城市衍生的,只能是“快节奏的生活”、“快节奏的文化”。它无法像乡村那样,经过一代代人的洗礼,呈现在我们面前,法拥有乡村和大自然水乳交融般的和谐,无法拥有乡村恬静自然的生活。城市或许能在一时让人得到释放,让人发泄,但这只能让伤痕向更深一层发展,只有乡村,在祥和的氛围中,让伤痕变浅,变平。

多想现在就伸出手去,截下一缕灰白色的炊烟,我无法永远留在这里,但我希望,这段炊烟能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即使在快节奏的城市,在迷惘时,受伤时,能找到那缕灰白色的炊烟,让它像干净的水慢慢慰藉我的心灵。

在陈旧的“吱呀吱呀”中,它告诉我:它就在这里,以前在,现在在,将来也会在,它会在这里等着我,等着迷失的我。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