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教师园地> 综合研究 > 内容

由孔子的教学语言探究师生沟通交流的艺术

文章来源: 作者:张学民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由孔子的教学语言探究师生沟通交流的艺术 

              语文组 张学民

教育是一门沟通交流的艺术,没有沟通交流就没有教育。现阶段,无论是德育教育还是课堂教学都存在着单向沟通、浅层沟通、低效沟通、虚假沟通等现象。而作为教育家的孔子,在教育教学活动中都非常注重用沟通交流的方式来教化学生。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因对象、目的、场合等的不同,孔子的语言特点、处事方式又大相径庭。

《论语》中记载的孔子与学生之间有关教育教学沟通交流的案例并不是很多,而且大都又语焉不详,但我们仍能透过这些只言片语一睹孔子与学生沟通交流的艺术和风采。

一、用赞许激励,促其进取

在与学生的交往中,每当看到学生的点滴进步,孔子都由衷地进行赞许,促其在学业、品德上再有所进步和提高。

孔子和子夏一起讨论《诗经·卫风·硕人》中的几句话,经孔子的点拨后,聪明的子夏得出了“礼仪产生在仁义之后”的结论。当看到子夏的回答对自己也有所启发后,孔子对子夏大加赞赏,高兴地说:“卜商呀,你真是能启发我的人。现在可以同你讨论《诗经》了。” (《论语·八佾》)可想而知,这样的赞许自然会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意识和进取精神。

闵子骞的后母用芦花来给他做棉衣穿,他父亲知道后欲休后母,子骞以“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之言劝阻父亲。孔子得知后,说道:“真是孝顺啊,闵子骞!对于他父母兄弟称赞他孝的话,人们都无可挑剔!”(《论语·先进》)孔子提倡孝道,但也不提倡唯父母之命是从。父母有过错,作为子女应委婉劝谏,闵子骞正是这样做的,才使家庭没有破裂,并且又感动其母并最终成为慈母。因此孔子才闵子骞的孝行大加称道,也为后人树立一个行孝道的好榜样。

二、用直言痛责,促其自新

孔子向来主张说真话,认为“花言巧语、面目伪善的人,很少有仁德的”(《论语·学而》);并对那些不分是非、媚世伪善之人表示极大的痛恨,孔子说:“不分是非的好好先生,是败坏仁德的小人蟊贼。”(《论语·阳货》)正因为如此,当看到学生有不良的品行之时,孔子总是不遗余力地进行抨击和鞭挞,绝不留有一点情面。

季孙氏比周公还富有,而冉有还为季氏聚敛钱财,为虎作伥,损害百姓利益。孔子看到这种情形之后,十分恼怒和痛恨,对冉有提出严厉批评:“冉求不是我的学生了,你们(学生们)可以大张旗鼓地来攻击他。”(《论语·先进》)以如此严厉态度对待学生,这在以“温”著称的孔子身上是不多见的。

当冉有、子路向孔子报告季氏将要讨伐颛臾之时,孔子断定作为季氏家臣的冉有一定参预这件事了,于是直接点了冉有的名,对他进行责备:“求,这难道不应该责备你吗?”宰我认为“三年的丧期,为时也太长久了”,孔子说:“宰我真是不仁德呀!”(《论语·阳货》)孔子将“孝”作为“仁”的根本,宰我违背三年之丧的古礼,缺乏爱父母之心,自然会遭到孔子的强烈谴责。“子贡诽谤别人。孔子说:‘端木赐,你就那么好吗?我就没有闲工夫议论别人。”(《论语·宪问》)子贡有爱议论别人的毛病,虽不是什么大的缺点,但孔子还是严厉批评了子贡,意在教育学生应加强自身修养。

三、用婉言批评,促其改过

疾言厉色、当头棒喝固然能够促使学生猛醒,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谆谆教诲却更容易让学生欣然接受。孔子“温、良、恭、俭、让”(《论语·学而》)的性格,又决定孔子会更多地以自己“温和”的言行去陶冶、培养学生美好的性情与品行。

孔子说:“颜渊这个人,不是帮助我的人啊!对我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在教学过程中,孔子提倡学生多问。他认为,学生的质疑问难也会有助于自己思考问题的,教学相长,就像上文提到的卜夏一样。这句“非助我者也”,是对颜回委婉地批评,但在批评之中仍充满着喜爱和赞美。

子路性格卤莽,孔子担心他会因此而“不得善终”(《论语·先进》),于是多次对子路进行委婉批评,力求使子路改掉这个毛病。

子路问孔子:“听到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有父兄在,怎么可以听到就行动呢?”(《论语·先进》)孔子这样回答,就是因为子路的胆子大,生性急躁。子路听到孔子表扬后,非常高兴,孔子说:“仲由呀,好勇的精神大大超过了我,就没有什么可取的了。”(《论语·公治长》)孔子深知子路的秉性,因材施教,在表扬中委婉地批评,纠正子路的缺失,引导子路更好地进德修业。

子路问孔子“老师统帅军队,与谁共事呢?”孔子说:“赤手打老虎,赤脚淌过河,死也不懊悔的人,我是不和他共事的。一定要面临任务,表示担忧,善于谋划而成就大事的人,我才与他共事。”(《论语·述而》)子路尚勇不尚智,孔子针对其好勇之失,教育他行军作战,不能凭一己之勇,应该多谋善断,才能克敌致胜。

四、用信言评价,促其向上

老子有言:“美言不信,信言不美。”在评价学生的时候,孔子用的就是“信言”,其言不溢美,不饰过,实事求是。

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他安贫乐道,勤奋好学,“闻一知十”。子贡说自己“怎么敢和颜回相比呢?”孔子听罢,说:“是不如他呀,我同意你说的,是不如他。” (《论语·公冶长》)在此,孔子肯定了颜回的“贤”,也明确告知子贡的确不如颜回,希望子贡及其他弟子都能像颜回那样,刻苦学习,举一反三,在学业上“更上一层楼”。 

有人说申枨能做到刚毅不屈,孔子说:“申枨这个人欲望太多,怎么能刚毅不屈呢?”(《论语·公冶长》)子贡说:“我不希望别人把什么强加给我,我也不把什么强加给别人。”孔子对他说:“子贡啊,这是你做不到的。”(《论语·公冶长》)对申枨和子贡身上存在的问题,孔子都毫不隐讳地指出来,孔子对学生的评价真真是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管是什么时期的教育,其本质应该都是大致相同的,那就是促进人类生命个体健康成长, 实现生命个体由自然人向社会人的高度转化。而在《新课程与教学改革》中又明确规定:“教学是教与学的交往、互动,师生双方相互交流、相互沟通、相互启发、相互补充,达到共识、共享、共进,实现教学相长和共同发展。”由此可见,在新课程下的教与学的关系是一种交流的、互动的和融合的关系。既然如此,就要求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应注重提高与学生交流沟通的能力与水平。如何提高,不妨从孔子的身子汲取些智慧与营养。

                             《舟山教育》2011年第12期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