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评论 > 内容

古文字的魅力——读《世说新语》有感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古文字的魅力

——读《世说新语》有感

 

 袁姝赟

 

“卿居心不净,乃复强欲滓秽太清耶?”          

想要下笔写读书笔记时,我重新翻着《世说新语》,再次读到司马太傅的话,便觉得这正是在嘲笑我。“天月明净,都无纤翳”的夜空!我却要在一千五百年后“意欲微云点缀”,甚至不得不没话找话,“江左地促,不如中国,若使阡陌条畅,则一览而尽,故纡余委曲,若不可测”。

我非常low的古文阅读量,使我常常将一些常用字也看做了什么新奇的用法,少见多怪,但也使我经常为有了什么“特别”发现而更感古文的可爱了。

“风起浪涌……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言”。方“王”?我想象着谢安站在穿梭于浪花间的小舟上,俨然王者的气度,那么他应当指点着船夫,奋勇向前……吟啸不言?吟啸的确是书中经常出现以表示魏晋名士风流的一种有效方式,但吟啸不言这个动作还是难以和我刚建立起来的“王”形象联系在一起。“神情方王”?在反复地读了许多遍后,我也感到像是古人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现了:“神情方旺,吟啸不言”吧!我也不禁开始嘲笑自己过分出色的想象力和极差的古文理解能力了。

虽是如此,但文言文精致、巧妙的用词还是让我觉得奇妙。

“……于是寇盗处处合。”我原本正漫不经心地扫过这段关于历史情况的介绍,却一下子在这“蚁”的群围之下充满了兴趣。仿佛一个小小的突起的圆柱形土堆,而一群群,一股股的蚂蚁,黑乎乎的一大片正从各个方向远远近近地移动过来。没有那一只蚂蚁是能看清的,没有细细的一条条腿或是一小根轻轻颤动的触须,有的只是一股浩然来袭的气势与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小土堆即将被彻底淹没的幻景。况且“蚁”、“合”二字,就像一个做陶器时的手势,总让我觉得即将要把那个小小的口彻底封住,不给人留一丝幻想。单单两字,就让一群骄傲而无远见的诸侯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舞台上。

“既已噬梁、歧,又视淮阴矣。”这句话似乎与上一段出自同一人之手,又是以动物形象出现的活用。一“虎”一“狼”似乎并没有多大区别,但狼给我的感觉通常是几只成群出现,他们撕咬的力量,凶狠的眼神;但若是以一定的高度和距离关注它们进食的过程,恐怕看到的是猎物皮肉的一块块消失,同时感到一阵阵寒气,这即是“噬”。而“虎”则不同,身为百兽之王,站在山顶眺望山林里的一个个小小起伏。并且,这种“视”带着傲气和一点血腥的欲望,就像一出手就能将对手置其死地,自己只要决定是否出手的问题。

识鉴第七不仅有精准的用词,语言也非常明快生动。

“石勒不知书。尝使人读《汉书》闻郦食其劝立六国后,大惊曰:‘此法当失,何得遂成天下!’至留侯谏,乃曰:‘赖有此耳!’(——石勒听读)”

现在,赖有此耳也成了一个成语,或者说,一个常用词。想必曾经的读书人也和我一样,因为这四个字表现出来的情感而印象深刻吧。一个“赖”,现在人们常说“这事都赖你”,但“赖”首先让我想到的是赖在床上,赖着不去上学等等。这个词总是在我的脑海中唤起诸如紧紧地拉着抱着一个东西任凭人拉扯,也不愿离开的动态过程。这个东西通常是有一定体积、不易挪动、值得依赖的,但一个“此”显得有些单薄,很不科学的说,在字形上像几根小木棍拼凑而成。但最后加了一个“耳”,就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人靠在一堵不太结实的墙上,眼见着就要塌了,来了几根小木棍,坚强地撑住了;走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反面。而这四个字在一起,读起来好像一时找不到什么精确简洁的表达,只是一下子把一直积聚在胸膛里的气吐了出来,就成了“赖有此耳”,带着一点点激动兴奋、一点点欣喜释然。

除了这些词给我的感受外,《世说新语》更重要的就是记录了魏晋南北朝独特的人物风情。王子猷的不可一日无竹,谢安的淡定不喜,谢道韫的灵慧过人,阮籍的路尽而泣……

魏晋名士的旷达不羁在他们的言行中显露无疑了,但他们总是想突破常人行为标准的“率性”和故作玄虚的清谈却总让我感到有点做作,不那么自然。而孝武帝的随意感慨却让我感到亲切了。

“长星,劝尔一杯酒,自古何时有万岁天子?”

这真是一个可爱的皇帝,不像其他皇帝那般总抱着永生万年的美好希望与坚定信念,要人家“万岁万岁”地日日念叨。他甚至是带着那么点调侃的语气,去和一颗远在天边的星星感慨人生的短暂。既然早知必死,又何苦总想要万岁的好事?莫不如与这度过万世的星星共饮一杯吧。但孝武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必是无奈的,这个早就被人料定不过二十五岁的末世皇帝,在仅仅两年的在位期间也只能与星星诉说自己的惆怅了。

《世说新语》在我眼前展现的这个魏晋似乎在散发着一种自由的气息,风流倜傥的名士,幽默的皇帝,有德的老人,早慧的孩子……这个“有风度”的魏晋啊!

原来只是抱着看看译文的想法看这本《世说新语》,但译文的平淡与拗口,使我逐字逐句看原文。并不长的一小段一小段的文字,常常也使我停下来去欣赏,去反复地回味。有些词句一入眼,便觉得十分的华丽,譬如“穆然清恬”、“芳林列于轩庭,清流激于堂宇”;有的格外具有表现力,“掇皮皆真”;还有许多巧妙的对答,让我不觉感叹这藏在这久远文字中的智慧,为这古文字的魅力所倾倒。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