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评论 > 内容

小人物的光辉 ——读《日出》有感

文章来源: 作者:李嘉禛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小人物的光辉

               ——读《日出》有感

 

李嘉禛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老子《道德经》七十七章

 

我第一次知道《日出》,是在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喜欢看黄蓓佳的小说。我尤其喜欢这个北大毕业的女子笔墨挥洒间淳朴、淡然的气息。我仍然记得,黄蓓佳带点自传性的小说《遥远的风铃》里面,小芽与贺天宇之间那段有关《日出》的对话。“她(小芽)下意识地重复着剧中的台词:‘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躺在床上的贺天宇忽然接过去,把小芽念过的两句话重新念一遍:‘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贺天宇平常不说普通话,一说起来却是非常标准。他的嗓音沉郁,语调低缓,仿佛黑暗中的喃喃自语,又仿佛与世界作最后的告别,是极端痛苦之后的平静。贺天宇念完这两句台词之后,小芽心里就猛地一抖,好像整个人都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提了起来,拎到半空中,四面靠不着,揪心揪肺地难过。贺天宇用躺在床上的姿势跟小芽说话:‘好吗?这台词?’小芽说;‘好。’贺天宇轻叹一声:‘可惜我只能读读剧本,没法看到真正的舞台演出。也许这一辈子都无缘得见。剧本在文革前就已经禁演了。写剧本的人叫曹禺是中国的大剧作家,他写过最有名的话剧,一部叫《雷雨》,一部叫《日出》,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后面一部。’‘你有那部《雷雨》吗?’小芽迫不及待问。‘没有。很难找到的。我念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们讲过《雷雨》的情节,那真是惊心动魄。我真是恨我生得太晚,错过了这世上多少好东西!’”从那以后,我一直企盼着有朝一日能读到这本书。我渴望我与《日出》能在不经意间,却又是决定了宿命般地相遇,多么美啊!像有缘分一样,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慢慢拉拢,缓缓靠近,最后邂逅,那般诗意。“不要找,你要等。”

在读完《日出》后,我阖上书,闭上眼,背靠椅背,满足地慨叹了一句。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得以读完整本《日出》。(当然,这还要归功于我的语文老师吴老师。)满足了。我扭转头,在书架上搜寻到《遥远的风铃》那蓝色的身影。我心中对着它默念出三个字——“谢谢你”。我真心实意地感谢这本书,正是在我五年级的时候,它给了我这份期待。生命就是在许许多多这样的期待中变得厚实,丰盈,和滋润。

也许这么说有点狂妄,但是在我眼里,好的剧作家不外乎两类,要么是将世间之大美呈现出来,要么就将俗世之大丑摆在世人面前,那些深层次的问题,那些灵魂最深处的东西。

整本《日出》中,我最喜欢三句话。前两句就是“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还有一句是陈白露哀伤地说出的“这——么——年——轻,这——么——美”。读着这三句话,我知道陈白露的悲剧生命就要成为一个巨大的梦魇,铺天盖地地向我压来了。说实话,我觉得陈白露真的是个生活上的胆小鬼。“真正的哲学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大人们常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为什么要觉得生命是累赘?为什么要丧失对世界的希望?更何况她的身边还有个方达生呢!我觉得,全剧中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是他了。这是个太阳一样的人啊!他要奔赴的是一条充满希望、洒满阳光却又异常艰辛的道路。在那样的社会里,在那样的黑暗中,他无疑是能划破黑暗的人中的一员。他有着火一般的热情,甘愿为正义的事业抛洒热血,即使他看清了那个社会的真面目,待在乌合之众中,也没有同流合污,没有灰心丧气就此罢休去寻死,只是以此为动力更努力的斗争、奋斗着。他的心中永远有一杆秤,不会因为外界的改变而改变。当陈白露坦承是靠卖自己弄钱,方达生说:“可怕,可怕——哦,你怎么现在会一点顾忌也没有,一点羞耻的心也没有。你难道不知道金钱一迷了心,人生最可宝贵的爱情,就会像鸟儿似的从窗户飞了吗?”我很钦佩这个坚定的男子(他的坚定在后来的事情中可见一斑),就是在今天,这个物质的年代,爱情也是很难找的了,“婚姻是大路货,爱情才是奢侈品”。难得,难得!方达生他“出淤泥而不染”,并没有“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这真的是个可爱又叫人怜爱的大男孩!在得知陈白露不会嫁给他时,他一面嘴里说着“永别了”,一面流下了眼泪。真是个真性情的人!我是真的喜欢他了。

不过,《日出》中的很多情节我都几乎看不下去了,太阴暗了!一星期的时间,小东西死了,黄省三的孩子全死了,李石清的儿子小五死了,到最后连陈白露也死了。只有短短一星期的时间啊!曹禺怎么狠得下心!其实我也知道,这并不是曹禺狠心,是那“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社会狠心。

大人物到处寻欢作乐、尔虞我诈。于是,人性的光辉就在那些卑微的市井小人物身上闪烁了。剧中,我最想帮的是大丰银行书记黃省三,我甚至想带着钱钻进书里去帮他!他是有多么爱他的孩子啊!工于心计的潘月亭说他体贴亲生女儿也没有体贴白露这样体贴,却认为,如果白露是他亲生女儿就不会这样体贴她,还说这句话“说得好,说得透彻”。张乔治得知与妻子离婚时,孩子也不要求抚养一个只是觉得太好了,是天大的好消息!哼哼!这真是“世情薄,人情恶”啊!相较之下,不,不用比较,且看“王福升活脱脱一个流氓,竖起眉毛,挺起胸脯,抓着黄胸前的衣服,低沉而威吓的声音:‘你要敢骂我一句,敢动一下子手,我就打死你!’半晌。黄省三疯人似的眼睛,惧怕而愤怒地盯着他,他的颈子被衣服勒住挤成一道一道的青筋,手不自主地颤抖着。半天——低声,无力地:‘让——我——走!让——我——走!’”也许会有人认为他懦弱、软弱,认为他胆小如鼠,但是我不赞同。那绝不是!他深爱着他的孩子们,他要为他的孩子们而活下去。当我看到白露自杀的时候,我没哭;看到李石清得知儿子小五死的时候我没哭;看到小东西接不到客被黑三揍,后来上吊死的时候,我也忍住没哭。但是,当我看到跪求潘月亭、李石清的时候,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决堤而下。黄省三为着他“那没了妈的孩子”而“我不能死,活着再苦我也死不得,拼命我也得活下去啊”。当李石清将他推倒在地潘月亭骂他,叫他滚的时候,黄省三说出的那番话叫我的心一扯一扯地疼,顿时泪流满面,让泪水就此迷住我的眼再也不要看清了才好!他说:“好!我起来,我起来,你们不用打我!(慢慢立起来)那么,你们不让我再活下去了!你!(指潘)你!(指李)你们两个说什么也不叫我再活下去了。(疯狂似的又哭又笑地抽咽起来)哦,我太冤了。你们好狠的心哪!你们给我一个月不过十三块来钱,可是你们左扣右扣的,一个月我实在领下的才十块二毛五。我为着这辛辛苦苦的十块二毛五,我整天地写,整天给你们伏在书桌上写;我抬不起头,喘不出一口气地写;我从早到晚地写;我背上出着冷汗,眼睛发着花,还在写;刮风下雨,我跑到银行也来写!(做势)五年哪!我的潘经理!五年的工夫,你看看,这是我!(两手捶着胸)几根骨头,一个快死的人!我告诉你们,我的左肺已经坏了,哦,医生说都烂了!(尖锐的声音,不顾一切地)我跟你说,我是快死的人,我为着我的可怜的孩子,跪着来求你们。叫我还能够给你们写,写,写——再给我一碗饭吃。把我这个不值钱的命再换几个十块二毛五。可是你们不答应我!你们不答应我!你们自己要弄钱,你们要裁员,你们一定要裁我!(更沉痛地)可是你们要这十块二毛五干什么呀!我不是白拿你们的钱,我是拿命跟你们换哪!(苦笑)并且我也拿不了你们几个十块二毛五,我就会死的。”他爱他的孩子们“卑微到了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真是可恨哪!

曹禺还让最纯真的人性的光辉在妓女翠喜身上,在伙计小顺子身上闪烁着。

还好,还有他们。还好,还有方达生。还好,还有打夯的工人们,让人于沉重之中又有了希望。

太阳“就在外面”!希望“就在他们身上”!

“由外面射进来满屋的太阳,窗外一切都亮得耀眼。”“沉重的石硪一下一下落在土里,那声音是一个大生命浩浩荡荡地向前推,向前推,洋洋溢溢地充塞了宇宙。屋内渐渐暗淡,窗外更光明起来。”

这个世界,是属于劳动人民的!是属于散发着人性光辉的人们的!

 

 

 

 

 

 

 

 

 

 

 

 

 

 

 

2013年2月20日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