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其他 > 内容

世家与寒门——读《世说新语》有感

文章来源: 作者:戎臻瑞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世家与寒门

——读《世说新语》有感

 

戎臻瑞

 

士族,又称门第、衣冠、世族、势族、世家、巨室、门阀等。门阀,是门第和阀阅的合称,指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门阀制度中国历史上从两汉到隋唐最为显著的选拔官员的系统,其实际影响造成朝廷国家重要的官职往往被少数氏族所垄断,个人的出身背景对于其仕途的影响,远大于其本身的才能与专长。直到唐代,门阀制度才逐渐被以个人文化水平考试为依据的科举制度所取代。

而纵观世家的发展历程,在三国,两晋时期,也就是世说新语发生的这一时代里,世家更是垄断了这一个时代,从另一个角度说,这就是一个属于世家的时代,谚称“王与(司)马,共天下”,这更是鲜明地体现出了这一时代的特色。“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这更是注定了在这个时代,重要的不再是你的品行,你的才学,而是你骨子里流淌的血液,自三国魏国陈群提出九品中正制后,更是决定了以后官员只能从那些大的士族中去寻找,那么多与那些寒门弟子,他们倘若找不到真正的伯乐,他们这一辈子要么在一个小地方大材小用,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要么选择归隐山林,做回真正的自我中去,一辈子尽管穷困潦倒,却又逍遥自在,也很快活了。

可是,往往当权利集中在某些人身上时,那边自然会生出各种各样的黑暗与腐败来。

“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恺之甥也,每助恺。尝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以为疾已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惆然自失。”

这绝对是一个好多人耳熟能详的片段,而其中的两位主人公,石崇,王恺。石崇是西晋开国元勋之子,就是个典型的“官二代”,而他也凭借着这一优势平步青云,并为自己“挣”下了万贯家财,可是物极必反,他的后果却似很凄惨,由于和人不和,最后被污乱党夷三族,抄家,可怜没落得个好下场。而王恺为了和石崇斗富甚至去请了皇上帮忙,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时代。太原王氏,温县司马氏,吴郡孙氏,琅琊王氏,龙亢恒氏,陈郡殷氏,陈郡谢氏,新野庾氏,陈留阮氏,陈郡袁氏,高平郗氏,泰山羊氏。众多的世家同气连枝,他们共同执掌着天下的政治和经济资源,他们在属于自己的地盘上耀武扬威。乃至于晋元帝想让司马炎迎娶阮籍的女儿,可阮籍却可以凭借醉酒而糊弄过去,这在封建王朝本应该消失的现象却在这里出现了。在当时那个动荡的社会,五胡乱华,国力微弱,世家们却丝毫没有为国为民,他们偏安南方,从来没有勇气去北上收复失地,他们在纸醉金迷,他们在灯红酒绿,可是却从来没有顾及水深火热中的人民。

纵观历史,我想千百年来传承最广的想必就是孔氏了,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往后两千多年,孔子后人从来都是站在人群的最高峰。不管是汉人也好,异族也罢,孔氏还是不断地宣传着他们的礼仪道德,宣传着忠君爱国,可是他们做了什么,只要能给他们地位的他们就断然地为其卖命。时代变迁,物是人非,而这些士族,他们想的永远是自己的延续,自己的生存大事,又怎么会关乎其他,其他的只会是借口,一个让自己为非作歹的借口,毕竟有一个真理是永远不变的,“谁的拳头硬就听谁”。正因为他们掌握了这一切,皇室想要掌握天下也必然要依靠他们,这便是两边勾结;而一旦皇室真正树立了威信,这样的巨大的存在又让他们卧榻之侧不得安睡,他们便又想方设法地削弱他们的势力,可是这样地空斗,又会有什么好处,每一次惨痛的教训从来没有让他们悔悟过,可是最后受苦受难的又永远是多灾多难的老百姓了。

而因为这些士族垄断的更有无数的寒门弟子,在隋唐出现科举制以前,他们在遇到自己的伯乐以前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因为在那些士族弟子的眼里,所谓的寒门都不过是乡野匹夫。因为世家们掌握了教育资源,甚至说他们拥有的不仅仅是现在,更把将来也囊括之中,这样的一个是家才能一直发展并且昌盛下去。九品中正制更加决定了寒门的低下。现在人们并不以寒门为耻,反而认为寒门学子苦读多年,改变自己的命运,值得敬佩。然而在九品中正制下,他将人无情的分了等级。简单地说,上级和下级之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逾越的,而彼此间的差距甚至好比天堑一般。

九品中正制中,甚至能够通过人的相貌来评判一个人的人性,不由感慨万分。陶侃曾经认为叛乱是庾亮挑起的,想要杀他,却因为对方的相貌改变了主意,这简直如同儿媳一般。

我们不会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些风流潇洒的仙人是因为五石散,那些士族的名士是酒鬼,我不愿接受遍地繁华却又是各种铺张浪费。《世说新语》中现实的乱世却成了作者笔下的一片繁荣,我宁愿没有看到这样的盛世,可以没有遍地金银,却是真正有才能的人可以不因门户之见而不能大展宏图。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富二代,官二代,他们就好比士族,虽说没那么过分,但我想他们或许应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身了吧,如果说得严重些,大概倘若没有收敛,真的会所谓的亡党亡国了。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