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评论 > 内容

谈《红楼梦》中的刘姥姥

文章来源: 作者:李佳宸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谈《红楼梦》中的刘姥姥

李佳宸

 

谈到《红楼梦》,一定要谈到贾宝玉、林黛玉等诸多主角,但在配角当中,刘姥姥这一形象的戏份也是相当重的,刘姥姥在书中总共出现了四次,主要是前两次的亮相,然而曹雪芹把刘姥姥这一庄稼人写在荣华富贵的贾府之中,到底有何目的呢?

刘姥姥当初进荣国府是出于什么目的?很明确,是为了攀上二十年之久的旧关系而贪图些钱财小利,听了儿子狗儿的话带着板儿风尘仆仆地到了荣国府。刘姥姥的出场就给人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曹雪芹在《红楼梦》里面是非常注意重要人物的出场的,我们可以注意一下,那些人物都是怎么出场。刘姥姥出场就表现出她见识不凡,你看她一个农村老太太,她就比她的女婿狗儿强得多。这狗儿是务农为业,只会唉声叹气,刘姥姥比他强多了。你看刘姥姥就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是务虚。底下还务实,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你们王家二十年前,从前跟贾府有什么瓜葛,王家的二小姐现在就是王夫人了,当时我还见过,二十年前我还见过,那么可以从这个地方打开缺口,去争取点赞助。她是又务虚又务实,这比狗儿明显强多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她有两个作用,第一个作用是突出了贾府之大、之显赫、之奢华。贾府有多大?在前面贾雨村跟冷子兴说的那段谈话,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已经做了一个大致的介绍,他就说宁荣二府东西占了大半条街,这是东西,南北有多大呢?我们来看看,南北有多大,就是通过刘姥姥的活动给反映出来的,刘姥姥先是到了荣府大门口,大门口是怎么个架势,好家伙,轿马簇簇,所谓簇簇就是轿马是一堆一堆的,它不是一顶轿子一两匹马。那个马是好多匹,轿子是好几台。我们知道官轿最起码是四个轿夫,到荣府来拜访的这些达官贵人,凡是从大门进的,那都不会是一个人自己骑马来,都得有马夫有跟班。所以门口的仆人有多少,轿夫有多少,那就由读者自己去想像,所以刘姥姥她根本就不敢打听从这儿进,她不敢。刘姥姥怎么呢?她是掸了掸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然后蹭到角门前,到了角门前,只见什么呢?只见那儿坐了好几个仆人。这些仆人个个挺胸叠肚,指手划脚坐在大板凳上说东道西。这个角门都是自己家里人进出的,做官的来拜访的都走大门,当然了,这个大门咱们看见过,北京这种王府恭府大门,它中间那个门,一般是不常开的,除非是很高地位的官员来。那么角门呢,这几个仆人,这几个仆人你看看那气势,角门门口就好几个,那大门有多少仆人,光是荣府自己的仆人就不得了。

刘姥姥是怎么称呼这些仆人呢?她不是叫大爷,也不是叫老爷,而是称他们为太爷。我们知道在封建社会要称县官县令才是县太爷,所以刘姥姥在称呼上就显示出她那种胆战心惊,那种自卑心理,小心谨慎,她要找周瑞家的说,烦哪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这种谦卑的语气都反映出什么呢?就是封建社会那种严格的等级观念,深深地渗透到每个人的心里。像刘姥姥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在荣府的仆人面前,都是根本不起眼的,所以都要陪尽小心。那些仆人当然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幸亏有一个忠厚老仆,就对她说,说你呀,到后门的后街上去打听去。那么刘姥姥呢,就绕到后门上,这个“绕”字用得也非常好,那么到后街后门上,那么我们就知道了。宁府荣府占了宁荣街的大半条街,从前门到后门,它还没进院子呢,还没见到一个主子,甚至没见到一个仆人,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荣府之大,宾客之贵,仆人之多,真可以说是谈笑皆好仆,往来尽显贵。

“刘姥姥来至荣府大门石狮子前,只见簇簇的矫马,刘姥姥便不敢过去,且掸了掸衣服,又教板儿几句话,然后蹭到角门前。”刘姥姥究竟是个庄稼人,没见过世面,因为荣国府高高在上的门槛而惧怕,生怕板儿说错话遭到祸患所以要先教着说几句话,走正门况且也没那个资格怕被盘问便只好蹭到角门前,一个乡下人进城,尤其是将要见面的是荣国府这样声名显赫的大家族,那种紧张,忐忑,缩头缩脚小心谨慎的形象便表现得淋漓尽致。而“那些人听了,都不瞅不睬,半日方说”也足以表明城里人对乡下人的敷衍,从而封建社会里贵族与平民百姓的反差便更为明显。

刘姥姥先找到周瑞家,通过周瑞家这一中介走进了贾府。

“上了正房台矶,小丫头打起猩红毡帘,方入堂屋,只闻一阵香扑脸来,竟不辨是何气味,身子如在云端里一般,满屋中之物都耀眼争光,使人头晕目眩。刘姥姥此时惟点头咂嘴念佛而已。”“刘姥姥只听见格档格挡的响声,大有似乎打箩柜筛面的一般,不免东瞧西望的。”“正呆时,只听得当的一声,犹如金钟铜磐一般,不防倒唬了一展眼,接着又是一连八九下。”刘姥姥这庄稼人初到城里看什么都新鲜的心态便显而易见的。“板儿一见了,便吵着要肉吃,刘姥姥一巴掌打了他去。”可见板儿家里好久未吃肉,而刘姥姥这一巴掌可见乡下人的不拘小节的粗鄙却又显得朴质,不做作,不用顾忌什么却又怕丢面子,可爱又可叹。这种难得的朴实随性又是在封建礼教管教下的贾府远远不能拥有的,更与周遭呆板的一言一语形成鲜明对比。

以上便是刘姥姥初进荣国府。而第二次到荣国府便是在大观园建成之时。

这次的刘姥姥荣国府之旅,供他人取笑了。凤姐儿拣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面前,刘姥姥一句“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便引得众人笑得喘不过气。凤姐又故意单给了刘姥姥一双金筷子,只为等到刘姥姥夹不住鸽子蛋而引众人笑。在玩行令时和鸳鸯也故意说错命,对这对着刘姥姥又引得众人笑了。但刘姥姥被众人取笑并不在意,也只是憨头憨脑地想到什么便张口说什么,没有顾忌,被贾府的人当了笑柄也只是愣愣的。让人读来可笑又可爱,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刘姥姥作为农人的那种老实,但又拥有奇妙的想象力,在欢快的气氛中也难见得凤姐等众人耍恶作剧的可恶,也只觉得可爱,整个园中女儿们那种诙谐、和谐的喜悦氛围读来不觉得娇柔做作,不觉得压抑,也并非觉得作者在批判什么,只是,刘姥姥带给贾府的是没有心机重重,实施戒备的短暂的片刻美好。

刘姥姥第三次与第四次的贾府之旅在此不作多的分析。

刘姥姥是中国古代社会农人的典型代表,并不懂礼节,也不知道怎么圆滑世故,起初进贾府攀上关系的想法也那么自然,中国古代下层人民生活疾苦,与先前有些瓜葛的有声望的人家重叙旧缘获得温饱体面的生活也是众多劳动人民所梦寐以求的。

刘姥姥又不像其他的乡下人,她的眼里满是稀奇古怪,妙趣横生的故事,在众多姐妹哥们面前的畅谈虽有点倚老卖老之味,却正体现了她的爽直的性情。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一样,刘姥姥带着满身的乡土来到贾府金碧辉煌的外表之下,显得尤为清丽,有刘姥姥的地方便充满着笑声,这是贾府片刻的宁静,片刻的不用费尽口舌,不用算计的时刻,正是刘姥姥带来的。我想,曹雪芹先生创造刘姥姥这一形象,大概是出于此吧。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