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学生作品 > 内容

暴风雨之夜 ——读《雷雨》

文章来源: 作者:夏乐欣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暴风雨之夜

——读《雷雨》

 

夏乐欣

 

《雷雨》无疑是曹禺先生最负盛名的作品。尽管他本人表示更偏爱《日出》,但这并不影响《雷雨》在中国话剧上的巨大影响。这部四幕话剧,在一天的时间内浓缩了一个资产阶级家庭几十年的历史,因此矛盾和冲突也更加集中。

纵观此剧,不难发现剧中的所有人物都可笑地被命运摆布着。初,激流只是暗涌。然而随着雷声雨声的又一次爆发,全剧被推向了高潮,所有假象后面的真实一一被发掘出来,所有人物都正面自己的生命轨迹,然后一个个瞠目结舌。上一代的纠葛直接影响了下一代的生活,无法接受真相的年轻人,便只能选择了逃避。

而若干年前的这个暴风雨之夜,最终使得这个家庭彻底破碎。两位被这般命运折磨的女子,最终濒于崩溃。

读完此剧,觉得曹禺先生是一个善于设置情形引发矛盾的人。“矛盾”几乎从第一幕就开始出现。四凤和父亲的矛盾、周朴园和蘩漪的矛盾、周萍和蘩漪的矛盾、鲁大海和周萍的矛盾……等等等等。剧中的人物总是被爱恨情仇纠缠,而这样激烈的感情也反映了两“派”人物的对立: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作为资产阶级的代表,周家不可避免地对“低下”的佣人存在偏见,而我认为,这种阶级的矛盾冲突正是所有作者安排的矛盾冲突的根源。社会的偏见,地位的桎梏,使得人们的感情无法正常而自然地发展,即使发展了也无法长久,无法安宁。它自然而然地把冲突争端引向顶峰。

 

蘩漪 周萍 四凤

嫁至周家以后,蘩漪无法从周朴园处得到她想要的温情。这座公馆四季都关着窗户,她设置的家具也被执意换成旧家具。周朴园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多年以前投河自尽的女子——侍萍。似乎在这样的环境中,蘩漪完全是个多余的人。她被粗暴地视为“精神病人”,被痛苦地灌下至苦的中药,被逼着看病。然而她毕竟是个寻求个性解放的刚烈女子。她的性格促使她吼出“我没有病!”,促使她拒绝服药。然而这样的反抗是没有用的。终于,在被逼跪下的周萍面前,她屈服了。周萍是她的软肋,周萍是她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家庭中唯一的慰藉。

蘩漪被长期禁锢在这样一种麻木不仁的生活中,犹如笼中困兽。而周萍似乎是唯一的阳光,自然,她迫不及待地抓住了这唯一的慰藉。然而这种乱伦式的偷情让周萍窒息。在死气沉沉的家庭和疯狂的感情缝隙中,他看到了四凤。他终于有理由、有勇气让他逃脱蘩漪的纠缠。

这二人何其相似:蘩漪为了逃避孤独,周萍为了逃避热情。皆是为了逃避,然而又对彼此造成了多大的痛苦!

在这部剧作的高潮部分——第四幕,蘩漪面对即将一同离开的周萍和四凤,久久深藏心底的冤屈终于迸发出来。此刻的她,作为一个“绝望的女人”而存在,她什么都不怕!她已经死了!所以,面对一无所知的周冲,面对侍萍面对四凤,她终于喊出了自己作为一个女性的心声:“我没有孩子,我没有丈夫,我没有家,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要跟你说——我是你的。”她此刻正在不顾一切地挽留自己唯一的光明。她想要挽留住周萍,因此唤出周朴园,然而她预料不到的是,事态的发展竟然会让周萍永远离去。——我想,日后她终于崩溃,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而周萍呢,眼看光明的蓝图就要在二人面前展开,事态却急转而下!突然间,三十年的时光被蓦地抽空。自己的生母出现了,竟然是四凤的母亲!剧中有这样一段情节:

    周  萍  (怪笑,向朴园)父亲!(怪笑,向鲁妈)母亲!(看四凤,指她)你——

    鲁四凤  (与周萍互视怪笑,忽然忍不住)啊,天!(由中门跑下)

这怪笑中,包含多少蕴意!周萍自然是震惊的,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鲁妈是自己的生母,这就意味着四凤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这样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呢?突然间由深爱的恋人变成自己至亲骨肉,一个人怎么可能不震惊?这等于为他们的未来下了一份毫不留情的判决书!这“怪笑”里,应当还有对幻想破灭的苦涩,还有对命运的嘲讽,以及深深的绝望。他原本想逃的,然而当这最后一条路也断了的时候,他就只剩下一具身躯,灵魂早就死掉了。

我不禁为二人之前的热烈感情而悲叹——就在四凤准备动身离开的前一天晚上,鲁家刚送走周冲,周萍就赶来四凤家。四凤挣扎着,和自己斗争着。那时的四凤,她心里真实的那个自己是渴望见到周萍的,所以一开始她才会拿红纸罩了灯放在窗前履行他们的约定;然而她答应过母亲自己不再见周家的人,又退缩了,静静谛听着窗外的声音。这样的矛盾大概也只有在热恋但是无法相见的年轻人之中存在吧。然而若是——若是他们早知道自己的爱是一场无果的爱,若是如此,他们又会怎么做?我想,四凤应该会恪守自己的底线,把二人的关系小心地维持在兄妹之间;然而周萍应该会步步紧逼,要求他们都面对彼此的真情吧!被蘩漪热烈的情感逼迫太久,周萍也许会真正义无反顾地追求自己的权利。

然而谁又知道,在四凤与周萍相聚的那一刹那,窗外的闪电把另一个女子的脸照得惨白。那是蘩漪,故意关上窗子让二人在鲁家面前尴尬的蘩漪,自觉失去了所有的爱继而产生无限怨恨的蘩漪。蘩漪自认为已经把自己所有的激情都奉献给了周萍。她亦需要回报,然而得到的竟是这样的回报!她认为自己遭到抛弃,因而不惜伤害别人也要吐露自己的痛苦——这便导致了第四幕中蘩漪失态那一幕的诞生。

蘩漪太需要爱了,因此她不顾一切地抓住手中唯一的爱。因此她唤来鲁妈,赶走四凤。她只是想要得到周萍,她甚至说,如果身边有周萍,就算是三个人——她自己、周萍、四凤——生活在一起也好。我从中读出了一个女子在长期缺乏温情的冷酷的封建生活中的挣扎,她想要追求超越年龄、无视礼教的爱情,她只是想要她和周萍成为真正的两个人——什么都没有的两个人,可以摆脱一切世俗的偏见,安静而纯粹地彼此爱着。她想要在自己最孤单最无助的时候,身边有周萍陪伴着自己,用温柔的语言安慰自己。然而她的愿望,实在太过理想化。是的,她热烈、刚强,然而周萍并没有她那么大胆。从某个程度上来说,他甚至可以被称之为懦弱:面对蘩漪这样热烈的感情他无力招架,身心疲倦,逃避。我们看到了这样可笑的格局:一方紧紧相逼,一方步步退让。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四凤之于周萍,犹如周萍之于蘩漪。四凤这个出身“低贱”的女佣,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在周萍看来,她纯朴、善良,能够给予他无限的光明。四凤是太阳。四凤是春天。四凤是拥有无限可能的一切。然而在命运面前,这样执着的相信又能怎样:迫于血缘,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他们之间不存在相交的可能。

悲剧与悲剧交错。最后四凤自杀了,周萍自杀了,蘩漪崩溃了。各自的伤痛仍然留给各自舔食,带到另一个世界去静静品味。

 

周萍 周冲 鲁大海

    鲁大海是工人罢工的领袖,同时也是周朴园的儿子。他以“仆人的儿子”的身份生活了将近三十年,这三十年让他恨透了资本家对工人的嚣张,恨透了社会的不公。因而三十年后,他与自己的父亲针锋相对也就毫不奇怪了。经过时间的推移,他们间的关系从父与子转变为了最最势不两立的两个阶层的关系:资本家与雇工。作为工人代表,他前来与周朴园交涉,然而却得知另外三位代表都已向金钱妥协。此时的他正是四面楚歌:三位代表的背叛,周朴园的手段。他咽不下这口气!愤怒的他开始数落朴园的罪行。此时他仇恨的,正是通过“周朴园”这个人物反应出的资本家的缩影。

在这个时刻,周萍再也无法忍受大海对自己父亲的咒骂,于是上前“重重地打他两个嘴巴”。

这两个嘴巴把两个人的正面交锋推向最激烈处。周萍打大海的理由很简单,他无法忍受对方对自己父亲的咒骂,认为大海损伤了父亲的尊严。然而鲁大海对周朴园的指责,却源于更加有力的理由。毋庸置疑的是,周朴园作为资本家,必定要从工人身上榨取自己的利益,因此他采取了很多强硬手段来巩固自己在工人间的影响力。鲁大海对周朴园的质疑,实则是一部分愤怒的工人对资本家发出的共同的质问。我以为,周萍和鲁大海完全是处在不同的立场上,因此这两个嘴巴打得阴差阳错不明不白,这引起鲁大海的愤怒也不难理解了。而这两个嘴巴,也为日后周萍、大海两人的分歧埋下了伏笔。

这只是周萍与鲁大海的第一次会面!第二次,对于二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周萍潜入四凤房里,却被鲁大海和侍萍发现。周萍仓皇逃窜,鲁大海愤怒追赶。对于他而言,妹妹四凤是自己最重要的人,而周萍在他眼里一直就是个资本家的儿子。他认为,这类人都是花花公子,与女佣产生感情只是他们一时心血来潮,玩弄玩弄下人而已。他认为自己了解四凤,——他认为四凤“是普普通通的女孩”、“也想穿丝袜,想坐汽车”、“她和你们多呆一天,就会多做一天小姐的梦,希望以后也成为阔太太”。而我却不敢苟同。我认为,大海的思想已经受到了社会阶层的囿限。尽管他不服,但是社会生活对他的影响已经太深。他把每个阶层的人都格式化,认为每一个阶层的人都只能带有相同的面具。然而周萍是不同的。周萍只是希望和四凤开始一段安静的生活,他实在不在乎社会地位什么的。于四凤,他应当是抱着一片真心。——然而大海对“上流社会”的误解太深。要知道,在任何一个阶层都会有怀有恻隐之心和真挚情感的人。

大海用同样的误解深深伤害了周冲。对比周萍,周冲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他涉足社会并不深,对于四凤,他也许并没有抱着真正的爱情。可以看出,周萍是希望和四凤在一起、二人一同生活,一起分享爱情的。但是周冲只是把四凤看成了一类女孩的代表——那些生气勃勃、充满青春活力的、值得挽救的“下层”女孩的代表。周冲希望把自己的学费分出一份给四凤,让他们一起上学。我觉得,周冲对四凤更多地怀着一种善意,希望她能够摆脱自己不幸的命运,而不是重蹈所有拥有悲哀命运的女性的覆辙。周冲对四凤的感情,更多地出于同情。当然他一定对四凤怀有好感,然而这种好感——现在被称之为“青春期的朦胧”——并不指引向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爱情。他自己也承认,“我忽然发现……我觉得……我好像我并不是真爱四凤;以前——我,我,我——大概是胡闹!”周冲前往拜访四凤,不也是出于对她命运的同情和对她能过上好生活的希望吗?这更像是天真的关切、质朴的慰问,与“爱情”无关!唯一相关的,也许是友情,还有他幼小的心灵中生长出的同情的甘露。

而周萍,同是一个晚上,同是拜访,他想要得到的是四凤。两个兄弟对比,我们不难看出两者感情的差异之处。

接下来看鲁大海和周萍的第三次会面——双方总算能够心平气和地静下来谈一谈了。鲁大海的出发点是对妹妹深切的爱和真心的呵护。他关心妹妹的未来,不希望把她随意托付给一个他不相信的人。——尤其是,这个人正是他深恶痛绝的资产阶级“少爷”。他以命相逼,持枪相逼。然而周萍的确是真心的,他并不害怕。鲁大海对于周萍的误解,也随着对话的展开而慢慢减弱。当他知道所有真相之后,他终于接受了周萍。当他开始相信周萍的真心之后,他亦开始“略露善意”。从这里,我看出了鲁大海的内心:一颗赤诚的兄长之心。他先前对周萍的敌意完全源于深深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根深蒂固,使得他无法看清周萍对四凤的真情。他是这么说的:“我知道我的妈。我妹妹是她的命,只要你能够多叫四凤好好地活着,我只好不提什么了。”早早懂事持家的他,对母亲、对妹妹的爱竟然是如此深沉。

把这三个男子放在一起比对,我发现他们不同的个性和对四凤不同的爱。深沉的兄长之爱,关切的同情之情,热烈的爱恋之情,四凤都拥有了。这时的我不禁感叹:四凤该是个多么有魅力、多么青春活泼的女孩呵!而在鲁大海粗犷的外表下我看到了他细腻的心。其实在他的粗野之下也具有真情啊。

 

周朴园 鲁侍萍 鲁贵

这二人的恩怨,在三十年内似乎走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终点。然而谁知道,这三十年来,故事从未结束过。三十年的时光,只是把这两条看似平行的线慢慢扯近,最终相交。

周朴园三十年来一直珍藏着自己对侍萍的全部记忆。他按照侍萍的喜好布置房间,把侍萍的相片依然珍藏,甚至还穿着当年侍萍为她缝补的衣服。由此可见,周朴园对侍萍的感情有多深!如果一个男子能够把一个女子在心里珍藏三十年不变,那么这位女子想必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了罢。我相信,周朴园一直深爱着的人是侍萍。而蘩漪,不过是朴园依从规矩,让家里好歹有个正式的妻子的木偶罢了。想到这一点,我为蘩漪悲哀,为她不平,但是又无法恨起周朴园。自然,周朴园作为资本家,他在事业上一定做过不人道的事情。然而又能对这样一个心中惦念着一个女子的男子说些什么:只要心中尚有一丝爱,他就不能算完全失去人性。

而侍萍,当初的她曾经绝望过。然而她仍然顽强地生活下来,并且把孩子一个个拉扯大。当初的自己就是因为身份低微被周家赶出门,她绝不会让这一切重演,因而让鲁贵答应自己不把女儿送到别人家去当女佣。然而——然而命运还是可笑地把所有人都连接在了一起。侍萍深信由于身份的桎梏,女儿无法获得幸福,所以让四凤发誓自己再也不见周家的人。然而真正的爱情怎会被人为地切断呵!面对周萍和四凤,侍萍的心里是矛盾的。作为两人共同的母亲,她知道两人实为兄妹,然而她无法说出口。当时的她,一定想起了自己与周朴园一同经历过的分散别离的痛苦。她不忍心亲手葬送女儿的幸福。而蘩漪的介入——应当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免除了侍萍亲口说出真相的痛苦,然而却把她推向了一个更深的深渊。四凤终于自杀了,周萍也自杀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女儿,哪里有希望。没有了女儿的幸福,自己又怎能幸福。终于,侍萍崩溃了。不知去向的大海成为她唯一的企盼,亦成为她活着的唯一理由。

我想,周朴园是痛苦的。侍萍也是痛苦的。隔着那三十年,再次看到岁月把对方侵蚀成怎样模样。看到往事重演,痛苦的纠缠正吞噬他们的下一代。

这里要谈到鲁贵。虽然他在剧作中一直算是个“小人物”,然而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他对剧情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尽管“小”,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和感情。

鲁贵算是最早出现的几个人物之一。他的第一次出场,便没有给我们——至少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鲁贵唠唠叨叨纠缠不清。他无知但自负,怀着渺小人物的那种可笑的自负——或许把它称为变形的阿Q精神也未尝不可。他好吃懒做,运用各种手段试图从女儿四凤处要来一些钱,又旋即挥霍掉。他赌。我鄙视这种人物,同时为他们感到悲哀。鄙视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性格全然没有一些光明磊落的精神。而悲哀则是因为他在这样的低微中表现出来的可爱的自负,似乎不知天高地厚的自负。这样的不自知,不得不让我苦笑,并且悲哀。

然而,在第三幕中,面对四凤与侍萍的争端,他明白女儿不愿离开是舍不得周萍,因此笑笑地扯开话题说她“一身小姐气”。这里我看出鲁贵对女儿的爱,是隐藏在平日的嘲讽、争端之下的,隐瞒得很深,然而仍然存在的爱。在那个不平静的暴风雨之夜,他前去看望女儿,“你怎么还不睡?”、“谁叫你喝酒啦?”“快睡吧”。不多的话之间,他收起酒瓶和酒菜。该把这个举动解读为什么呢?是他对女儿的关怀,还是他对酒和下酒菜的关怀?我宁愿把这个举动解读为前者。我相信,鲁贵身上仍然有对女儿的爱。不是仍然有,而是一直存在。

 

读罢《雷雨》,我不得不惊叹于作者构思的缜密。短短的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又在某种意义上跨越了整整三十年的岁月。我看到了三十年前后悲剧爱情的重演,亦看到了三十年后更为复杂的感情和人物联系。另外,不得不提到的是作者对高潮处暴风雨埋下的伏笔,精炼而恰到好处。蘩漪曾经轻声提醒周萍:“小心,现在风暴就要起来了!”随后便是对环境不厌其烦的渲染、对这个疯狂的雨夜的铺垫。还有漏电的电线,作者曾在剧中三次提及;不出所料地,这电线最后果然成为了两位年轻人的墓地。不过就我自己看来,结尾似乎略显仓促,死亡来得太快,衔接亦僵硬。

不过无法否认的是,《雷雨》,简直就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似乎每一部分都可以独立,但每一部分之间都彼此牵连,无法割断彼此。这样紧张的情节进展,一环扣一环,不紧不慢地把我们所有人都推上风口浪尖,让我们亲眼目睹那个暴风雨之夜人性的扭曲和感情的爆发。

读完《雷雨》,我顺便读了曹禺的另外一部剧作《日出》。觉得《日出》没有《雷雨》那么优秀,不排除第一印象的影响。也许更大的原因是《日出》的时间跨度较大,让人觉得情节松散;而出场人物之间又没有特别的联系。我觉得精彩的部分,就是小职员黄省三的死和李石清性情的扭曲。这两个部分实则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然而又彼此相对独立。也许《日出》没有太明确的结局,也是我觉得《日出》不够精彩的原因。

总之,《雷雨》这部剧作能够在短短一天时间内浓缩了所有这些矛盾冲突,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确是一部经典之作。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