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学生作品 > 内容

浅谈《茶花女》

文章来源: 作者:余孙俐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浅谈《茶花女》

余孙俐

在那座不起眼的墓碑旁每天都放着一束最新鲜的山茶花,毫不理会周围的冷清,因为只有那些沾着晨露将开未开的白色花瓣才知道,那些过去的故事。

——题记

相遇:幸福的冒险

玛格丽特·戈蒂埃,一个沦落风尘的绝色女子作为小说的女主人公,似乎与主流审美背道而驰,可小仲马偏偏写了一个名妓的故事,震惊了当时的法国文坛。一出版,《茶花女》就带着神秘,颇具看点:一个绅士和名妓究竟会有怎样的故事?小仲马的亲身经历又加上了“纯真无私爱情”的光环使《茶花女》一书历经岁月沧桑依旧熠熠生辉。已经不是第一次读《茶花女》了,记得第一次读的时候,因为年龄还小,不能深切地感受到阿尔芒和玛格丽特为争取社会和家庭的认同不惜一切代价却碰到不可逾越的障碍的痛苦,那时只知道,这是一个爱情悲剧。如今重读《茶花女》,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因为酷爱茶花,玛格丽特有了绰号“茶花女”,清香的茶花搭配着她美艳但不失灵秀的外貌,让她更为受人瞩目。她的外貌,连书中的旁观者“我”也不经感叹:“世间再也不可能见到比玛格丽特更迷人的月貌花容了。”“她那张鸭蛋形的脸蛋,清秀的难以描摹,两道清纯如画的弯眉下,镶嵌着一双黑眼睛,而遮蔽眸子的长长睫毛低垂时,就在粉红的脸颊上投下阴影;那鼻子纤巧挺直,十分灵秀,鼻孔微微向外张,强烈得渴望性感的生活;那张嘴也特别匀称,嘴唇曼妙地微启,边露出乳白色的牙齿;那肌肤上一层绒毛,宛若未经手触摸过的桃子。这样组合起来,便是她那张柔媚面孔的全貌了。”

玛格丽特惊世骇俗的美貌,使得阿尔芒在与她一次邂逅中对她一见钟情。在阿尔芒看来她有着不同于其他妓女的热情奔放,又有些高傲,那张脸上似乎还有着一些少女的稚嫩与单纯。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爱上她了。因此他托朋友去引荐,渴求让那位美丽的女子结识自己。

尽管第一次的正式见面因为玛格丽特胡乱开玩笑而使得阿尔芒感到受了侮辱和耻笑,但阿尔芒并不想放弃,他对玛格丽特的狂热不同于其他人,他们通常是达官显贵,拥有十几万法郎的年金,他们供养玛格丽特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或是一时倾心于她的美貌,没有一个是真正爱她,可以把真心交出来的,因为他们做不到像阿尔芒一样:在被耻笑后,依然每天询问玛格丽特的病情,既不留下姓名,也不通报,让玛格丽特寂寞的卧床日子里充满安慰;在看到玛格丽特咳嗽咯血时,他会难过得掉眼泪,好言好语相劝她不要再过这种无节制的生活。他是真的心疼玛格丽特,是从他心底里发出的同情和怜惜,甚至比茶花女更珍爱她的生命。

他的眼泪,他的难过,他的真心,让时日无多的玛格丽特大胆地答应了这场爱情冒险。起初我认为她不应该骗一个狂热地热爱她的青年,用她的那种手段去欺骗一份纯真的爱情,从她在歌剧院里对阿尔芒的耻笑我就认为,一个人的美貌若没有高尚的品行来衬托,就如同被玛格丽特一瓣瓣揪下的茶花,失去了根茎的供给,再美也只有一瞬。她的夜生活毫无节制,饮酒、跳舞、调情,每天换一个男伴,让我对她信仰的爱情颇为鄙夷,我甚至想,她也许根本不懂爱情。可是她的一番话却让我的念头迟疑,也正是她的这份心让我看到了一个风尘女子内心对爱情的渴望和珍存,对自己的赎罪,也让我最终为她的无私而感动:

“您最好永远不要告诉我您爱我,这样做只有两种后果:或者我不接受你,那么您就要恨我;要么我接受您,那您就有一个终日悲伤的情妇。一个病恹恹、神经兮兮的女人,终日愁眉苦脸,即或高兴起来,那样子比忧伤还要可悲,一个每年要耗费十万法郎的咯血的女人,只能适合于像公爵那样的老富翁,而对您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就是极大的烦恼了……您就像好朋友一样看我吧,您有一副好心肠,也需要得到爱……(她的确不想去骗取一个真正爱她关心她的青年的爱,她知道自己只能让他破产,让他痛苦,她想保留住自己对爱情的虔诚,她内心唯一圣洁的祈愿。可当她发现她的拒绝无法令眼前这个已经无法自拔的男子离开自己,她只能答应,因为她也同样热切地渴望真正的爱情,渴望将自己所能的一切奉献出来,不让自己的一生有任何的遗憾,就让自己真正爱一回,像一个普通的女子一样感受爱情的美妙。)我既然比别人寿命短,就更要抓紧时间生活!”那是她热切的希望,她要抓住她所能抓住的时间好好地体验爱情,将她的狂热,她的单纯都释放出来。

玛格丽特暗地里成了阿尔芒的情妇,因为她需要一个这样的年轻情人:没有自己的意志,多情而不多疑,只要爱而不要权利,具备信任、顺从和谨慎的品质。她在阿尔芒的身上看到了善良、真心,她相信他是值得自己用心去付出的。他不同于那些庸俗的男人,一心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总想多捞取,少付出,借玛格丽特的美貌提高他们的身价,满足他们的虚荣心,等到她花容老去时,一脚踹开。他们使玛格丽特心烦不已,她从来不让这些人待在自己的房子里,因为她也不同于其他的妓女,她不为金钱所动,还保留几分天生的单纯,在她的身上还有某种自豪感和独立性,使她不在淤泥中越陷越深。

她以自己仅剩的时光为赌注,押上了她这一生的幸福,可是她想得过于简单,在那样的社会里,他们所要承担的远远多过他们得到的,一场艰难的爱情才刚刚开始,而开头总又那么诱人,那么甜蜜,使他们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这个世界,总是很难有一个真正容下他们的秘密基地,快乐和幸福也许注定是短暂的。

挣扎:矛盾的煎熬

玛格丽特的理想情人毕竟难找,即使是爱她发狂的阿尔芒也总误会她的真情,因为他不允许有别人和他分享玛格丽特。阿尔芒有些冲动,看到玛格丽特和伯爵在一起但却对自己说她病了,他就无法自控,他要玛格丽特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他总是很矛盾,一方面希望玛格丽特像一个正派女士一样和他交往,一方面又可以不管她的身份、行为,只为了见到她的片刻欢愉。因此他也常常因为自己的嫉妒使玛格丽特伤心,因为自己的深爱反而总是误会玛格丽特的真情。

他的爱情有些自私,爱的太多,理解的少了点,很多时候他就像一个孩子似的天真,他总以为爱情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夜幕降临,我们常去俯临我们房舍的小树林,闲坐着聆听夜晚欢快的和声,两个人都想着即将到来的时刻……还有些时候,我们就一整天躺在床上,甚至不让阳光射进屋里来,对于我们来说,外界暂时停止了……”

玛格丽特很痛苦,因为她真的爱这个男人,可是她作出的牺牲却不能让他理解:“我采用这种办法作出的极大牺牲远远超出您的想象。本来我可以对您讲:‘我需要两万法郎。’既然您爱我,就会筹到这笔钱,但将来您就可能因此怪我。我宁愿什么也不欠您的,而这番苦心,您却没有理解……玛格丽特·戈蒂埃本人找到付债的办法,又不向您要必需的钱款,这就是一番苦心……”

我怀着和阿尔芒同样的钦佩心情,倾听着玛格丽特讲话。一个一年要花费几万法郎巨资的女人,宁愿被自己所爱的人误解而自己痛苦,也不愿让真心爱自己的人为她斥资而使他痛苦。玛格丽特讲了很多,她让我看到了她是一个有思想有头脑的女子,她心灵里深藏的高尚不会轻易表现出来,一旦找到合适的人,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倾吐她的情感。电影里的这一幕,茶花女瘦弱却高傲,她的语调饱含深情,她的话语体现了她的爱情信条和自身的尊严。

为了和自己爱的人享受自由快乐的日子,玛格丽特不惜和公爵闹翻脸,从此不接受公爵的一分钱,也就完全断了自己的经济来源,可她又不想太多地挥霍阿尔芒的钱款。为了还债,她不得不卖掉马车,卖掉开司米披肩,当掉自己的钻石首饰。所有的债主都在公爵抛弃她后向她讨债,并且查封了她的财产,这样的窘境,她没有向阿尔芒提过一句,她的痛苦和悲伤只需要阿尔芒永远不离开她的誓言来疗养。在外人看来,她这么做实在不理智,正如杜维尔努瓦太太对阿尔芒所说:

“您以为两个人相爱,到乡下过起虚无缥缈的生活,就算完事了吗?不行。除了理想的生活,还有物质生活呢,最圣洁的决定,也都是有极细的线拴在大地上,而且那是铁丝,不容易挣断……要知道,眼看着可怜的姑娘全部所有都被剥夺走了,我心里实在难过。可是她听不进去!她回答说她爱您,决不能欺骗您。这种表现,当然很漂亮,很有诗意了,但是这当不了钞票付给债主,今天她就再也无法应付了。”

但她自己的回答是:“处于我们这样的关系,如果女人还有一点点尊严,她就应当做出各种可能的牺牲,而不是向情人要钱,给自己的爱情染上图利的色彩……我的全部要求,就是你爱我,而且没有马匹,没有开司米披肩,没有钻石首饰,你也同样爱我。”

这段话我最为欣赏。玛格丽特是一个有思想的女人,她说过许多话,而这段话尤其令我印象深刻。这正是她倾其所有义无反顾爱上阿尔芒的印证。她需要的是圣洁的爱情,需要有尊严的爱情。没有虚荣,没有功利,没有浮华,她要求的同样简单,只要阿尔芒在她身边就可以了。

可是,阿尔芒怎么可能接受玛格丽特这样无私的爱呢?爱情使他疯狂,同时也使他勇敢。看到玛格丽特为了还债而不花自己的钱卖掉了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他很心疼,并且咬咬牙承担了还清她债务的责任,三万法郎对于一个只靠父亲供给和母亲遗产的年轻人来说看似不可能,所以,他去赌博。从不进赌场的他为了能提供玛格丽特的日常所需和债务冒了险。我相信这不是他的虚荣心,他只是不想让玛格丽特为自己牺牲那么多。他希望承担起责任,承担起他们彼此爱情的分量,这也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尊严。

他们也许以为上天真的向他们敞开了一扇通往幸福的门,我也跟着激动地祷告,虔诚地感谢上帝的恩惠。玛格丽特甚至和阿尔芒已经计划好了以后的生活:在巴黎租一间没有人知道的小房,只要两个人能住下就够了。她为获得纯真爱情而闪耀出来的光芒让我再次刮目相看。

赎罪:爱情的代价

可是,她注定要为自己之前的罪孽付出代价。钱似乎并不是特别的重要。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开始逐渐在他们身上聚焦。阿尔芒的父亲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当他看到儿子的决心之后他决定去找玛格丽特,但同时他也被玛格丽特无私的付出感动。可是这并不能改变玛格丽特的身份,因为他的女儿要出嫁,如果阿尔芒不和玛格丽特断绝来往,对方就要退婚。为了阿尔芒的前程,为了阿尔芒的妹妹,为了赢得那位老人的尊敬,为了将自己的姓名作为他女儿一个神秘朋友的姓名放进她的祈祷中,她决定让阿尔芒恨自己,离开自己。

电影中,玛格丽特泪流满面但不失尊严,她一身洁白正衬托着她的圣洁和美丽:

“现在,您相信我爱您儿子吗?                                        

相信是一种无私的爱吗?

相信我曾把这种爱变成我一生的希望、梦想和自赎吗?”

玛格丽特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她颤抖的表情里我明白她此时的心情是百感交集。她无法平静,这个决定是那样艰难又是那样坚毅,她深知这个决定的后果,她和阿尔芒必将承受巨大的痛苦。可是爱情的神圣远比这些痛苦更值得她去牺牲。在她病后留下的日记和书信里,她的确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因为在病中她还能得到正派的杜瓦尔先生的慰问,这给了她莫大的安慰和支持,也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在那一瞬间我同她一样泪眼模糊,但那一刻我也和她一样骄傲和自豪。“一生的希望、梦想和自赎”是她一份沉甸甸的热血,激荡在她心胸间,温暖着她,也是她最后日子痛苦与无助的慰藉和支柱。

很显然,父亲的登门造访打乱了阿尔芒看似美满的生活。玛格丽特更是在他得到父亲的“认同”后离他而去,再见她时,她已经是伯爵的情妇了。这种打击让他实在受不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玛格丽特会突然改变主意,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改变玛格丽特的一切,改变两个人的一切,可是他最终发现在当时的背景下是不可能,他心有不甘,他要报复玛格丽特的薄情。于是,他尽自己的所能去伤害这个可怜的姑娘。他违心地做了奥兰普的情人,在玛格丽特面前故意和她调情,还用言语挖苦她。

可是玛格丽特不能责怪,她只有默默地承受。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女子,却要扛起心爱之人的伤害,还不能告诉他真相,这种痛苦可以说是一种煎熬,她真想死了,她纵容自己重回到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去,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灵魂。我看得真是心痛,特别是一看到她那双忧郁的眼睛,那种求饶似的目光,我真想跑进书里告诉阿尔芒她的痛苦,只可惜我不能,只能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下去,被病痛和情感折磨得遍体鳞伤。玛格丽特只能登门求阿尔芒放过自己。阿尔芒一直都深爱着玛格丽特,所以一见到她就心软了,可当他第二天又发现玛格丽特和伯爵在一起时,他的心中嫉妒和愤恨的火山又爆发了,他留下了一夜的钱给玛格丽特然后离开了巴黎。

那段时间他需要换个地方,平静一下自己的心,玛格丽特带给他的快乐和痛苦纠缠郁结在他的心中,压得他喘不过起来,他迫切地想呼吸新鲜空气。当一个城市、一处地方承载了太多欢笑和泪水成为难以磨灭的印记时,人们总希望离开。而这段时间正是玛格丽特病重的日子,直到她永远闭上那双大眼睛,他们就没有见过面。等到回来的时候,阿尔芒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凄苦:弥留的等待

在玛格丽特病得只能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没有停止一刻对阿尔芒的想念,她常常因为回想他们在乡下那段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发高烧,不得不放血来治疗。她深知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她还是坚持记日记,为的就是告诉阿尔芒真相,告诉他,自己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的爱,无论他是理解还是误会,无论他身在何处……

最后的情境显然十分的凄惨,一个快死的妓女,无论她曾经怎样红极一时,无论她曾如何让纨绔子弟、风流雅士趋之若鹜,此时的她正如寒风中的山茶花慢慢凋零,独自寂寞,身边的那些年轻情人纷纷远去,再没有人会为她买单。执达吏查封了她的房子,他能感觉到的只有这个房子里死亡的气息。在电影中玛格丽特苍白的脸、深陷的眼窝,无助的神情和呻吟让人不禁对她心存同情。而支撑她的只有回忆,她也正是在这些美好的回忆中结束了她短暂却有不寻常的一生。

她,一个风尘女子,因为对爱情的虔诚与无私得到了救赎。放下书,我不得不惊叹爱情的力量。它改变了一个人,让她为此即使遍体鳞伤也心甘情愿。书中的玛格丽特是值得尊敬,值得怜悯和宽恕的,她为争取社会的认同和名分所承担的痛苦替她洗涤了之前的罪孽。

我不愿她同现实中的故事联系在一起,即使小仲马这么做是为了得到大家的认同,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为爱有莫大勇气的女子,她犯过错,但这些不重要。留在我记忆中的是她苍白脸蛋上那双忧郁的眼睛,目光中藏着的是她爱情的信念和圣洁的灵魂……

寂静:不败的茶花

也许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就应该这样结束了。但很显然没有。阿尔芒还没有为这段感情作一个真正的了结。他离开的巴黎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个他曾经给过希望也给过痛苦的女子在弥留之际还对他念念不忘。当看到玛格丽特的日记和书信时,他才明白因为自己的自私和不理解让这个女人承受了怎样的痛苦,而现在即使痛心疾首,这一切也无法弥补了。他和玛格丽特已经阴阳两隔,他甚至连玛格丽特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那一瞬,他感到天都塌下来了,他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些东西,去赎回他丢失的记忆。

于是当他打听到“我”在玛格丽特的遗物拍卖会上拍下了他自己曾经送给玛格丽特的书《玛依·列斯戈》时,他只能登门造访“我”,希望能得到这本他唯一送给玛格丽特的书,因为这也是维系他们之间艰难爱情唯一的信物了。

在玛格丽特的墓前,每天总有最美丽的茶花陪伴着里面的香魂,以致她不会寂寞。阿尔芒请守墓园丁每天在她的墓前放一束山茶花,也只有他在玛格丽特香消玉殒后仍惦念着她,甚至为了再见她一面而迁墓。因为只有他们的感情是真实的。在看到玛格丽特“那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洞,嘴唇已经烂掉了,两排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干枯的黑色长发贴在太阳穴上,稍微遮掩了塌下去的发绿的脸颊。”时,他快要晕过去了。看到这样的一张脸,谁又能想到她身前是轰动巴黎的名妓,曾经美得那样摄人心魄?

阿尔芒蒙住了,任何一个曾经真正爱过玛格丽特的人都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他只能愣愣地看着,一行眼泪空洞地流下。这一刻,他的眼泪很真实,不是为玛格丽特掉,而是为自己。自己的一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遇到了玛格丽特,并发生了那么多事,而现在她却已经躺入冰冷的木棺,她的身影只能在阿尔芒的记忆中才能找寻得到。可是阿尔芒还要走下去。尽管心中永远会为玛格丽特留下一个位置,爱得越深,伤得越痛,他不能让这段感情就这样密封在自己冰冷的心中,他要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故事,不管相不相信都是他们唯一的回忆。

阿尔芒是一个火热的青年,他的个性很鲜明,有火一般不顾一切的爱,也有火一般不顾一切的恨,爱和恨交织在一起,铸成了他痛苦的心,但玛格丽特的无私和高尚让他明白爱永远比恨多一点,在爱情中还需要理解和体谅。因此他在爱情中不断忏悔。自己的报复带给了玛格丽特这个弱女子巨大的伤害,可是自己却再也没有机会来赎罪了。就在这样的矛盾与痛苦中,他希望“我”能分享他的记忆,甚至可以把故事记录下来,因为他迫切需要倾吐那些淤积在他心中的情感——激情与忏悔。倾吐出来,他就不会一辈子只活在同玛格丽特的记忆中,难以超脱了。他们的故事,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只要听见高尚的不幸者在祈祷,我就要传播这种声音。”

阿尔芒和玛格丽特的故事多少年来被无数次演绎,他们凄婉的爱情总让人扼腕叹息。悲伤、感动抑或是敬佩,都只不过是一些浮华的词眼,根本无法概括每一个读者在读完《茶花女》后的心情。玛格丽特和阿尔芒的故事是一个例外,但他们的感情不是一个例外。那个时代的纯真爱情注定要为伦理和道德牺牲。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这样的爱情故事在心灵的寂寞和寒冷中擦亮一根根火把,映照并温暖着心。要记住的不是故事,而是真情。

 

后记

自《茶花女》一书出版以来,就一直是热点的畅销书。小仲马更是凭借《茶花女》成为法国文坛的新宠,一度名声盖过了他的父亲大仲马。茶花女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人,名叫玛丽·杜普莱西。《茶花女》是小仲马写的自身的一段情感经历,尤其是同一个红极一时的名妓不可能长久的爱情,极具新闻看点。在1844年,小仲马20岁时,他就得到了比他大半岁的玛丽的青睐,很快成为她的“心上人”。可是一年之后两人就因吵架而分手。很多人知道大仲马和小仲马与玛丽有染,因此《茶花女》书一出版就名声大噪,也成就了小仲马进军文坛。

茶花女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阿尔芒和玛格丽特的爱情故事令人可悲可叹。在小说里,玛格丽特的无私和高尚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她凄惨的身世也得到了人们的同情。读者们甚至都宽恕了她年轻时候的罪孽。因为在那为纯真爱情牺牲自己的光环下,任何错事都是可以原谅的。玛格丽特的名字被各国人们记在了心里。可是她的原型玛丽·杜普莱西则被淡漠地遗忘在了巴黎蒙马特尔公寓。在《茶花女》出版时,玛丽还没有死,但她却被小仲马无情地先上了祭坛,“为资产者的体面而献身。”在《茶花女与小仲马之谜》一书中,作者写着:“小仲马为自己虚构的‘纯真爱情’辩白,对父亲说:‘我希望一举两得,即同时拯救爱情与伦理。赎了罪,洗涤自身的污秽……”也有译者说过:“小仲马不管他又写出多少作品,也只是绿叶,陪衬他桂冠上的那多大茶花。《茶花女》是他唯一的,始终是他成功的基点和顶点,也一直是对他评价或毁或誉的起点和重点。”

小仲马写《茶花女》一书显然不是讲一个爱情故事那么简单,他功利的动机是显而易见的。他清楚地知道要想获得人们的认可,他就必须要有所牺牲。所以,他笔下的玛格丽特和阿尔芒为了社会伦理和道德牺牲了爱情。他们的爱情也因为小仲马成功塑造了一个惹人怜的茶花女而成为高尚的爱情。就如同小仲马在书的结尾借“我”所说:“我不是在这里宣扬罪恶(有不少评论家说这是一本“玫瑰露”小说,这显然是一种对《茶花女》最轻蔑的评价),但是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听见高尚的不幸者在祈祷,我就要传播这种声音。”

读者都明白,小说毕竟需要加工,历史和小说有时有联系,有时又完全脱离。写一个名妓的故事,自然会有许多评论家批评,时至今日,批评之声仍不绝于耳。而偏偏现在文学界又悄然兴起了回归历史的文学创作热。许多学者打着回归历史的旗号,一心想探寻原著映照下的现实生活,挖掘作者的写作动机,深究作品背后的故事,反而忽略了文字本身蕴含的东西,其实有一些东西是作者本没有表达的。

其实到现在,我依然无法完全理解《茶花女》背后与社会、伦理、道德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一段历史已经就应该让它尘封,深究出来又如何?相信大多数读者都不会理会那些背后的故事。例如前一阵在国内炒得很热的百家讲坛。品三国、品红楼,历史被那些文人咀嚼得津津有味。我很喜欢《红楼梦》,尽管我也知道,高鹗编写的后四十回违背了曹雪芹本来的意思。可是,在这么多年来,这个版本的《红楼梦》已经被人们所接受,所熟知,宝钗结合、宝玉皈依这些情节已成了经典,既然如此,回归就没有多大意义了。当然学者研究名著是好的,但过分深究其中的关系而忽略了对《红楼梦》文学价值的品味反而让人觉得把学术研究弄成了文字炒作。在我看来,一部作品能成为名著,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读者在心里接受了它,接受作者的安排。作为读者来说,在细细品味书中故事的基础上了解一些历史背景更有助于加深对原著的理解,可是一旦历史颠覆了现实,读者大多愿意接受原著。因此对那些批判书作的评论中就有人说:“其实中国并没有多少人在乎这后面的故事,即使知道了,也为了不破坏心中的美好画面而充耳不闻。”

还是那句话,读《茶花女》,记住的不是故事,而是真情。故事是可以杜撰、改编的,但感情是真挚的,这也是《茶花女》在文坛经久不衰的真正原因。

其他人物篇

作者不仅着重刻画了玛格丽特和阿尔芒两个主人公,也花了不少笔墨写了其他几个人物,正是他们将故事串连在一起,让小说更加丰满。

“我”

一个看似和茶花女没有什么关系甚至都只见过她几面的人,因为在她故居的拍卖会上拍下了一本《玛依·列斯戈》而成了记载《茶花女》这个故事的人。一开始“我”只是好奇一个名妓的闺房,但自从“我”高价竞拍《玛依·列斯戈》就将自己扯进了这个纠结的故事。之后发生的阿尔芒的上访,陪同他迁墓,听他叙述这个故事,并将这个故事写下来告诉给别人。一方面我是乐于听这个故事的,这个故事有很大的吸引力,并且我对茶花女也充满了好奇;另一方面“我”已经不自觉的卷进了这个故事,因为“我”是故事最后阶段的唯一知情人,而不了解最后阶段的详细情节,也就不可能叙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书中极少提到“我”听到这么一个故事的感受,只是说:“只要听见高尚的不幸者在祈祷,我就要传播这种声音。”这很耐人琢磨。但一点确信无疑,“我”相信这个故事,并相信这里面的真情是高尚而感动人的。

小仲马安排这一角色的确挺明智,他使“我”同故事的主人公分割开来,却又用拍卖会、书等线索将“我”同故事联系在一起,也给读者一种错觉,小仲马只是在讲故事,他只不过是一个局外人,因此读者就不会怀疑这个故事的动机和故事的好坏。小仲马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将这个“热辣辣、活生生的故事”伪装成了纯真爱情,再加上忏悔的调解,让当时的人们愿意接受这个“真实”的故事。

读者通常会把自己想象成“我”,因此在《茶花女》中,小仲马设计的“我”让读者感觉自己是在听故事而不是进入这个故事。因为在当时这样的情境下,一个出身正派的青年和一个美貌名妓的短暂爱情是不被看好的,人们更愿意以旁人的眼光去谈论这个津津乐道的话题。这样也就不违背当时社会的道德和伦理。这也是《茶花女》的亮点,这一点和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颇为相似,都是旁观者的记载,并且都以倒叙的形式来写,只不过一个是故事的主人公讲故事,一个是故事的知情者讲故事。

普吕当丝·杜维尔努瓦

在书中,普吕当丝的戏份也不算少,她是玛格丽特的时装供应商,又是玛格丽特的邻居。她曾经是一个青楼女子,上了年纪后改为经商。她是一个胖乎乎的妇人,一张脸上总给人一种想占便宜的感觉。在玛格丽特在世的时候,她是玛格丽特比较重要的女伴,常陪着玛格丽特在剧院的包厢里看戏。一些事情玛格丽特也乐意交给她去做。她也总能得到一些小恩小惠:每次玛格丽特派她去公爵那儿拿钱,她总能拿到三四百法郎,美其名曰是借钱,其实从来不还。虽然已经不再是青楼女子,但那种青楼女子的习惯并没有改变。

她力劝玛格丽特不要因为阿尔芒而和老公爵闹僵,其实只是为了她自己以后的生活,如果玛格丽特陷入了窘境,那么她也同样不能再得到以前那种额外的“补助”了。在玛格丽特重病的时候,她很少去探望,去了也只是为了看看哪里还有玛格丽特未被查封的值钱的东西,顺手牵羊地拿走。在玛格丽特死后,她的支柱倒了,生意破了产。她对人们说,这是玛格丽特连累的。玛格丽特生病期间,向她借了很多钱,给了她兑现不了的票据,人死了也没有换上,当初也没有给她开借据,因此她连债权人都算不上。杜维尔努瓦太太到处散步这套鬼话,为她生意经营不善开脱,到底从阿尔芒那里弄去一千法郎。她看到的只是利益,甚至有些时候和那些亲近玛格丽特的贵族们差不多,只不过她图的是玛格丽特的钱财和声望,而贵族们要的是玛格丽特的美色来满足虚荣心罢了。

玛格丽特明白,普吕当丝只是她这朵大茶花繁盛时期的绿叶,一旦花朵凋谢,叶片便会离开。普吕当丝是一种人,表面为友,内心却打着自己的算盘,因此最终的结局也不过是同样的凄惨罢了。)

朱丽·杜普拉

相比起势利的杜维尔努瓦太太,杜普拉太太则更为真诚。书中对于她的出场很简单,是玛格丽特的一句话带过的:照看我的朱丽·杜普拉。在玛格丽特病重的日子里,都是这位和蔼可亲的太太照顾她的。她为玛格丽特请医生,劝她不要写日记,替她站出来驳斥那些乘虚而入的追债人,帮她请神父,记录下她所说的话和她最后的一些日子的生活细节,并在后来找到阿尔芒把这些手记交给他,已完成玛格丽特的遗愿。直到玛格丽特死了,身边也只有她一个人,给她闭上眼睛,为她穿好寿衣。她从来没有嫌弃过不断咯血,神情恍惚、日渐被冷落的玛格丽特,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只有她的悲伤最为真切。别人只是感叹一个名妓的凋零,可只有她知道玛格丽特内心的痛苦和孤独。也许她只是一个被雇佣的照看人,和玛格丽特之前毫无瓜葛,但她对玛格丽特的情谊却也闪耀在文字中,温暖着读者的心。有一些人物虽小却能令人印象深刻。

伯爵、公爵和杜瓦尔先生

伯爵虽然知道玛格丽特不喜欢自己但他总是追在她的身边,为她提供钱财。起初我不喜欢他,我认为他和玛格丽特其他的情人一样,不过是为了虚荣心和她在一起罢了。甚至在玛格丽特重病卧床不起时,还有人给她钱希望她病愈后做他的情妇。当时我就觉得很可笑,这的确是在讥讽当时的富人一些愚蠢的举动。当然,伯爵是有为了虚荣心和玛格丽特在一起,但后来他也同情玛格丽特的遭遇,在病重时,债主还要查封她的财产,甚至还派了一个监督人。伯爵虽然情场事业两不顺,但还是替玛格丽特付钱给执达吏并把那名看守打发走了。连玛格丽特也说他是个好心肠的人。

玛格丽特总是说公爵是个可怜的人。他自己的女儿因为得了肺病而早早去世,好不容易遇上了酷似他女儿的玛格丽特,从此对她万般宠爱,每年给她十几万法郎的年金,但他是个老嫉妒鬼,而玛格丽特又恰恰是巴黎最受欢迎的情妇,虽然他把玛格丽特当做女儿看待,但还是不能容忍她和其他人在一起,所以玛格丽特和阿尔芒先要躲着他。在公布了他们的关系后,公爵果真不再过问玛格丽特的事情,也断绝了对她的经济援助,一度使她陷入困境。玛格丽特重病之时,他不忍来探望,因为他怕看到女儿病重时候的影子。玛格丽特死后,公爵也伤心欲绝,毕竟他还是没有留住另一个女儿。

杜瓦尔先生,阿尔芒的父亲。他是一个正派的人,尽管我对他深深拆散玛格丽特和阿尔芒感到气愤,但仍敬佩他的为人。他是相信玛格丽特和阿尔芒的真爱的,他也希望上帝保佑这个可怜的姑娘,但当时的社会不允许,他自己的女儿要出嫁,他只能这么做。在获悉玛格丽特生病后,杜瓦尔先生特地派人看望她并送钱给她,玛格丽特也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看待:“您父亲是个高尚的人,您要好好爱戴他,因为世上值得爱的人寥寥无几。比起我们的名医开的所有处方来,他署名的这封信对我更有疗效……我接受了,这种帮助来自你父亲,就不算是施舍。”

所有的这些人物串联成一条线构成了《茶花女》这个故事。这些人物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当时法国社会的众生百象,也便能更好理解茶花女和阿尔芒在当时的社会下必然是悲剧的爱情。

不去管小仲马将茶花女献上道德与伦理祭坛的忏悔,单单是这个故事,它有真实的框架和生动的人物,还有一种真情在里面,都是值得一读的。合上书,封面是玛格丽特望着一束洁白的茶花发呆,不知道她是否明白,几百年后还有世界各地的很多人为她的一段经历留下过同情的泪水。

而那座寂静的墓碑前,茶花依旧静静地躺着。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