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浙江省舟山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校园文学> 散文 > 内容

梦游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6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文/舒俊皓

    含糊不清的话语,像大地干渴的呼唤,伴着蒸腾的热气和别扭的香气,灌入他的七窍。犹如胎动一般,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异样而熟悉地扭动着。他又看见,夜里,银白的雪映着蓝色的光辉,以柔和的曲线在大地上侧卧着。

    介于梦与现实之间,他使劲在自己的脑中摸索了好一会,又自觉地停住:不能继续了,会醒来的。在现实和虚幻中游荡的感觉让他心醉神迷,梦境好似一条迷宫,知道答案的是自己,走不出雪地,他竟来到一团火旁。渐渐靠近火团渐渐变大,轮廓在迷幻的烟雾中渐渐清晰,却是城市。无知觉地,他跟在一个少年之后,远远的看,不敢走近去端详,是怕惊了少年也怕惊了梦。

    少年背着画夹,手中紧握着削尖了的铅笔,在夜晚的道路上走着。好熟悉的脸!他差一点惊醒。稚嫩清秀的脸,分明,我是认得的。他想着,正想要在记忆中搜索,眼前的色彩却慢慢变得刻板,他赶紧停下思考:那 样会醒来的。无奈, 只能跟在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后。走在昏暗的路上,他竟有些鼻酸,却又有着不知名的快乐。少年走进了一间教室,他是第一个来的。少年对着人像描摹,十分认真细致。无事可做,他便从少年的画夹中抽出以前的作业看了起来。那几幅素描或许看不出天赋的痕迹,但是经过一次次改动、加粗、加黑,一笔笔别有用心地刻画,画作表现出罕见而细腻的刻画风格。在有过绘画训练他看来,那个少年的笔法相当成熟,构思也带有不可掩盖的精巧,那是单看死板的石膏像所不能发现的。

    眼前的画面断断续续,想快要断片的电影,他惋惜地放下画,看着少年将画收回画夹,中年的老师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少年旁边,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已经转身离开了。看着中年人的背影,一种熟悉感再次冲击了他,中年男人梳着潮流的小辫子,留着络腮胡,微带棕色的皮肤透露着迷人的沧桑和伤感。男人的背骤然抖了一下, 是在叹气吧。然而,少年已经低着头走出了教室,他想也没想,跟了出去。

    路边的绿化带面积很大,在穿透力不强的路灯下,很难辨认种了什么树,只闻觉冷冷的桂花香。他不禁笑了,自己的思路也太过混乱了吧,雪地中央的城市居然还停留在秋天,自己所在的城市桂花还没开呢!

    一瞬间,却有千百种情感涌上来,不止的委屈和悲伤不可遏止地淹没了他。他伤心啊,他委屈啊,莫须有的难过。他知道那是少年心中的情感,仿佛逝去的是他一生所爱。

    他看见少年半只手藏在袖中,稚气地半握着拳,鼻子发出的是小牛犊一般的轻哼。周围的桂花香通人性似的变换着姿态抚摸着少年,安抚他,爱抚他,用自己沁人心脾的、稀有的香味毫不吝啬地浸没了少年。然而却不起一点点作用。他不会不对这花香心动啊,他痴痴地想。

    梦游的他,心已被少年吊起。安慰少年?他一点点都不会。让他唯一舒心的是,在梦这个迷宫中他也不需要安慰什么人。随少年飘回家中的他,听到是少年的母亲安慰似的话:“啊,毕竟是学习重要呵。”

    刹那间。

    要挣扎啊!他狂喊道。气氛压抑到连诡异,作为一个局外人,他却觉得无比熟悉。于是被点燃了,带着高潮一般的快感,他紧张到了极点;狂躁的血液充斥他的每一根毛细血管,神秘的激素疯了一般地在组织液中扩散,突触后膜的受体运作,强度很快超过了阈值,远古的冲动带给他窒息的感觉;耳前庭就像要炸裂,血液通通的敲打着耳膜,被充当鼓面的耳膜颤栗着,扛受着一下下重击,太阳穴中血液如潮水拍打着海岸;奔腾的欲望在体内膨胀,四肢肿胀的厉害;宇宙无数遍的业力循环的本质在一瞬间变得清晰,佛经、道语同时间响起,梦游的他被不止的哀浸没。然而,少年偏了一下头,他心中神秘而冲动的感触一下子消失了,换来的只有服从式的冷静。

    他愣了。

    “恩。”听到这样的回答,他一惊,是谁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

    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瞥到了垃圾桶中少年最爱的一套水彩颜料。可我怎么会知道,他想着,想着。

    暗夜宁静。晨曦微显。

   “Once I found them.”那是闹钟在响。

    结束了吗?他睁眼就看床尾柜子上黑色的画夹,不带困意地下床。

    十几分钟后,他撕开无奈的晨光,骑上了车。桂花冷冷的香气将他围住。他一愣,是新桂啊。他看着路边汽车上的倒影。忽地,往事裹挟着风扑到面上。顾不得那么多了,今天还要画黑板报呢。

    少年微微笑着踩下脚蹬,明媚的时间随着车轮一般猛转了起来。

 

分享到:
[打印文章]